•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中国新诗

洛夫诗选集

时间:2016-07-24 23:26:51   作者:洛夫   来源:网络   阅读:507   评论:0
内容摘要:洛夫(1928-),原名莫洛夫,他名野叟,出生于湖南衡阳,1949年离乡去台湾,1996年移居加拿大。创世纪诗社成员之一,现代诗诗人。洛夫写诗、译诗、教诗、编诗历四十年,著作甚丰,出版诗集诗集31部,散文集6部,诗论集5部,另有评论集、译著多部,对台湾现代诗的发展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洛夫(1928- ),原名莫洛夫,他名野叟,出生于湖南衡阳,1949年离乡去台湾,1996年移居加拿大。创世纪诗社成员之一,现代诗诗人。淡江大学英文系毕业,1973年曾任教东吴大学外文系。1954年与张默、痖弦共同创办《创世纪》诗刊,并任总编辑多年,作品被译成英、法、日、韩等文,并收入各种大型诗选,包括台湾出版的《中国当代十大诗人选集》。
  洛夫写诗、译诗、教诗、编诗历四十年,著作甚丰,出版诗集诗集31部,散文集6部,诗论集5部,另有评论集、译著多部,对台湾现代诗的发展产生了重要的影响。他的名作《石室之死亡》广受诗坛重视,廿多年来评论不辍,其中多首为美国汉学家白芝(Cyril Birch)教授选入他主编的《中国文学选集》。1982年他的长诗《血的再版》获中国时报文学推荐奖,同年诗集《时间之伤》获台湾的中山文艺创作奖,1986年复获吴三连文艺奖。1999年,洛夫的诗集《魔歌》被评选为台湾文学经典之一,2001年又凭借长诗《漂木》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提名。 

 午夜削梨

 冷而且渴
 我静静地望着
 午夜的茶几上
 一只韩国梨

 那确是一只
 触手冰凉的
 闪着黄铜肤色的
 梨
 一刀剖开
 它胸中
 竟然藏有
 一口好深好深的井

 战栗着
 拇指与食指轻轻捻起
 一小片梨肉

 白色无罪

 刀子跌落
 我弯下身子去找

 啊!满地都是
 我那黄铜色的皮肤


 烟之外

 在涛声中唤你的名字而你的名字
 已在千帆之外
 潮来潮去
 左边的鞋印才下午
 右边的鞋印已黄昏了
 六月原是一本很感伤的书
 结局如此之凄美
 ——落日西沉

 你依然凝视
 那人眼中展示的一片纯白
 他跪向你向昨日那朵美了整个下午的云
 海哟,为何在众灯之中
 独点亮那一盏茫然
 还能抓住什么呢?
 你那曾被称为云的眸子
 现有人叫作
 烟


 子夜读信

 子夜的灯
 是一条未穿衣棠的
 小河

 你的信像一尾鱼游来
 读水的温暖
 读你额上动人的鳞片
 读江河如读一面镜
 读镜中你的笑
 如读泡沫


 风雨之夕

 风雨凄迟
 递过你的缆来吧
 我是一只没有翅膀的小船

 递过你的臂来吧
 我要进你的港,我要靠岸
 从风雨中来,腕上长满了青苔
 哦,让我靠岸

 如有太阳从你胸中升起
 请把窗外的向日葵移进房子
 它也需要吸力,亦如我
 如我深深被你吸住,系住


 窗下

 当暮色装饰着雨后的窗子
 我便从这里探测出远山的深度

 在窗玻璃上呵一口气
 再用手指画一条长长的小路
 以及小路尽头的
 一个背影

 有人从雨中而去


 湖南大雪  赠长沙李元洛

 昔我往矣
 杨柳依依
 今我来思
 雨雪霏霏

 君问归期
 归期早已写在晚唐的雨中
 巴山的雨中
 而载我渡我的雨啊
 奔腾了两千年才凝成这场大雪
 落在洞庭湖上
 落在岳麓山上
 落在你未眠的窗前
 雪落着
 一种复杂而单纯的沉默
 沉默亦如
 你案头熠熠延客的烛光
 乍然一阵寒风掠起门帘
 我整冠而进.直奔你的书房
 仰首环顾,四壁皎然
 雪光染白了我的须眉
 也染白了
 我们心之中立地带
 寒暄之前
 多少有些隔世的怔忡
 好在火炉上的酒香
 渐渐祛除了历史性的寒颤
 你说:
 酒是黄昏时归乡的小路
 好!好!我欣然举杯
 然后重重咳了一声
 带有浓厚湘音的嗽
 只惊得
 窗外扑来的寒雪
 倒飞而去

 你我在此雪夜相聚
 天涯千里骤然缩成促膝的一寸
 荼蘼早凋
 花事已残
 今夜我们拥有的
 只是一支待剪的烛光
 蜡烛虽短
 而灰烬中的话足可堆成一部历史
 你频频劝饮
 话从一只红泥小火炉开始
 下酒物是浅浅的笑
 是无言的唏嘘
 是欲说而又不容说破的酸楚
 是一堆旧信
 是嘘今夕之寒,问明日之暖
 是一盘腊肉炒《诗美学》
 是一碗鲫鱼烧《一朵午荷》
 是你胸中的江涛
 是我血中的海浪
 是一句句比泪还成的楚人诗。
 是五十年代的惊心
 是六十年代的飞魄
 这时,窗外传来一阵沙沙之声
 嘘!你瞿然倾听
 还好
 只是一双钉鞋从雪地走过

 雪落无声
 街衢睡了而路灯醒着
 泥土睡了而树根醒着
 鸟雀睡了而翅膀醒着
 寺庙睡了而钟声醒着
 山河睡了而风景醒着
 春天睡了而种籽醒普
 肢体睡了而血液醒着
 书籍睡了而诗句醒着
 历史睡了而时间醒着
 世界睡了而你我醒着
 雪落无声

 夜已深
 你仍不断为我添酒,加炭
 户外极冷
 体内极热
 喝杯凉茶吧
 让少许清醒来调节内外的体温
 明天或将不再惊慌
 因我们终于懂得
 以雪中的白洗涤眼睛
 以雪中的冷凝炼思想
 往日杜撰的神话
 无非是一床床
 使人午夜惊起汗湿重衣的梦魇
 我们风过
 霜过
 伤过
 痛过
 坚持过也放弃过
 有时昂首俾睨
 有时把头埋在沙堆里
 那些迷惘的岁月
 那些提着灯笼搜寻自己影子的岁月
 都已是
 大雪纷飞以前的事了
 今夜,或可容许一些些争辩
 一些些横眉
 一些些悲壮
 想说的太多
 而忘言的更多
 哀歌不是不唱
 无奈一开口便被阵阵酒嗝
 逼了回去

 江湖浩浩
 风云激荡
 今夜我冒雪来访
 不知何处是我明日的涯岸
 你我未曾共过
 肥马轻裘的少年
 却在今晚分说着宇宙千古的苍茫
 人世啊多么暧昧
 谁能破译这生之无常
 推窗问天
 天空答以一把澈骨的风寒
 告辞了
 就在你再次剪烛的顷刻黑暗中
 我飞身而起
 投入一片白色的空茫
 向亿万里外的太阳追去
 只为寻求一个答案


 河畔墓园  为亡母上坟小记

 膝盖有些些
 不像痛的
 痛
 在黄土上跪下时
 我试着伸腕
 握你蓟草般的手
 刚下过一场小而
 我为你
 运来一整条河的水
 流自
 我积雪初融的眼睛

 我跪着。偷觑
 一株狗尾草绕过坟地
 跑了一大圈
 又回到我搁置额头的土
 我一把连根拔起
 须须上还留有

 你微温的鼻息


标签:诗人  诗选  洛夫  
上一篇:郑愁予诗选集
下一篇:纪弦诗选集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2-2017 情诗网 Qingsh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