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诗人风采

萧萧《春天:陷落的爱与抵达》(组诗)

时间:2016-08-08 21:40:53   作者:萧萧   来源:情诗微亲群   阅读:462   评论:0
内容摘要:萧萧,本名王泳冰,江苏南通人,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诗文习作散见《星星》《诗刊》《绿风》《山东文学》《北京文学》《天津文学》《散文百家》《飞天》《延河》《作品》《厦门文学》《牡丹》《躬耕》等文学期刊和报纸,作品入选多种选本。全国诗歌大赛与征文多次获奖。
2月4日:立春,来得如此迅疾

沾着鲜嫩的草叶和唇印
她一边飞翔,一边喊
请你打开,请你露出牙齿吧

来不及准备,就看到纯净的面容
这是致命的幸福
我伤害了春天,可她还是执拗地回来
只说:把手放在我的心上

2月4日,我无法躲避芳香的掠劫
只能偷偷地埋葬羞愧
我厚着脸皮,拽住春天的衣袖
说:你多么宽容,而我,多么想哭


春天,开出一剂偏方

疼痛由来已久,我一直微笑
心却在冬夜里冻着

春天,你来的多么及时,我愿意听信
你的话语与医术,就着你的偏方
一一服用

你说:每天清晨,去看看桃花,勿近;
改用雨水洗脸,一日2次;黄昏来临的时辰
站在春风中,沐浴半小时

你又说:从现在起,坚持一个月
伤口不治而愈


最小的声音

手指上注满了声音
当春天轻轻弹动指节,那些
细雨、微风和骨朵,都情不自禁地
破涕为笑

蹑足、轻慢,它们喊出的一嗓子
传不到我们污浊的耳朵里
我们只能远远看着
它们短暂地刮过尘世
而后销声匿迹


爱着春天,爱一只窈窕的狐狸

没有迹象,可以跟上爱的速度
春天打开心脏,打开柔弱如骨的天堂
我触到一只窈窕的狐狸,她的背部

这是春天的气息,狐媚的灵异
一个女子的闪动与腰身,让我着迷
我幻想身居客栈,秉烛夜读
一只狐狸的眼神掀翻温暖的书卷

我已起身、惊醒,把手放得很低
我不想告诉人们,春天多么诡秘
她在我的心里安巢,披下长长的头发

闪电跟着倏忽的春风,稍纵即逝的光影里
捕捉颤栗、叫喊与温度,我忍不住要自己听见
黑暗正在死去,我爱着,这只窈窕的狐狸


春天:虚妄者的词条

抱着春天,我显得内心迟钝
这些幸福是我的肋骨吗?
我看到,海洋的气息与云朵的隐喻
正在裹紧湿润的生活

温暖多好,安宁的睡眠多好
我不可能再次抛弃灯火,返回黑夜
这一次,春天带着明亮的手铐
将我的罪过与羞耻一一宽恕

静下来,双手合十
那春天的梵音,落满了贫贱的尘埃


在春风荡漾的夜晚,慢下来

这时,雨水缠绕着羞涩的火焰
黑,是可爱的眼睫
一只小巧的手,翻动两页桃花的呓语
满身,尽是润泽的云朵

荡漾的轻柔、安宁和脆弱
这来自春天深处的抚摸与眷顾
我不断陷落,不断掩饰汹涌的泪水

面对春风吹拂的夜晚,如同重逢久违的爱情
我只想脚步慢下来,眼神慢下来
而后,时间跟着慢下来——
小心翼翼的言辞,停在夜露宽厚的额头

(作品曾分别发表于《诗刊》、《厦门文学》、《文学与人生》等刊物)



  作者简介:萧萧,本名王泳冰,江苏南通人,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诗文习作散见《星星》《诗刊》《绿风》《山东文学》《北京文学》《天津文学》《散文百家》《飞天》《延河》《作品》《厦门文学》《牡丹》《躬耕》等文学期刊和报纸,作品入选多种选本。全国诗歌大赛与征文多次获奖。



标签:情诗  原创  萧萧  组诗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2-2017 情诗网 Qingsh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