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情诗论坛

南海之湄《去秋那一场细雨》

时间:2016-08-28 10:24:51   作者:南海之湄   来源:情诗论坛   阅读:152   评论:0
内容摘要:南海之湄《去秋那一场细雨》
去秋那一场细雨

原谅我,原谅我在观看一段水袖的时候
忽然想起了你的身段
想起了你随风起舞的姿色,眼下若提及冰和冷
确实有发抖的效果,而把双眸送进火里
是多群燕子唯一的目的

所有的名词都有质感,包括你的声音
和酣畅淋漓,你不会被贩卖
不会让一种腔调轻而易举的被修饰为面具,不会把
悲天悯人捧在手里,然后
独自走在前面

多数时候就这样苦思冥想,折断一棵芭蕉树的
梦呓,在我没有见到新一轮
柳枝的前夜,无论怎样
你都不会弃我而去,你了解明天的天气和
简单的说话声,无所谓忘记



诛爱


颜色犹豫,包括胆怯的天堂和
无缘由抓牢的手,什么
被置于祭坛,并供奉在污血之上
立足之处大面积溃烂,前半截面色潮红
下半生顽疾丛生

我不能证明被杀的人,会在醒来后
打开伤口,舔食上面的盐
我也不能证明疼,不会在第一个黑夜里痉挛
我只能在不断播放的呻吟中
重新挣扎



抛弃


今年十一月,她开始
昼夜巡视落在大堤上的新家
指甲如刃,双眼如炬
常常临渊自语
千里长堤毁于蚁穴

二十天后,她因此而笑容枯竭
仿佛是宰割后的小兽和
无声的惊叹号,在
没有蚁穴的长堤上,等待另
一只变心的蚂蚁



错缘


我遗失最后的花瓣了吗?我骑上马背
就想起年前的伪装
面颊粉红好像还两鬓斑白
气味恬淡
微酸,好像特别的爱

微凉的感觉,让夜来香
将要失去掩饰,失去一个做淑女的理由
敞开千裘帐、点好红砂痣
把手掌放在身后,念一句白了头
冷不丁走出青纱帐


冬窗


除了冰凌花像花儿之外
植物大片逃亡
偶尔一两只雀儿还在,向南飞
它们划破天空,暂时
挑断视线,然后了无痕迹



小虫


黑色的,很小
看不见足,停在墙上
墙雪白,看起来它并不像一个污点




鸿沟、同学、作为小伙伴的狗,茂盛的
无名植物,缠绕,没有特点
水浩大,泛着白沫的金黄色,有杂物顺流之下
蚯蚓冲破地面,两三米长
蜿蜒的如同血流

光,极强,有射杀人类的企图
对于地表,陌生,厌恶,却无可能再次向内
蠕动,至此,徒有箭簇生于头上
一个跃起,有风有雨,有莫名的冲动
孩子,我们还都是孩子,手执铅笔、橡皮、书本上的道理
咿呀一声,用力刺瞎盲虫


痼疾


蜡烛短了,红酒的味道浅薄
天空越来越低,我把笑
藏在有云的地方
母亲,涟漪一个接着一个

母亲,今夜微风
天空与多年前的啼哭
像火焰中的鸟,有最软的羽毛和
最硬的翅膀

标签:情诗  原创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2-2017 情诗网 Qingsh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