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外国诗人

斯宾塞《爱情十四行诗》(英国)

时间:2016-08-30 00:46:53   作者:斯宾塞   来源:网络   阅读:694   评论:0
内容摘要:埃德蒙·斯宾塞(EdmundSpenser,1552年-1599年),英国文艺复兴时期的伟大诗人。其代表作有长篇史诗《仙后》,田园诗集《牧人月历》,组诗《情诗小唱十四行诗集》、《婚前曲》、《祝婚曲》等。
 爱情十四行诗(选九)

 1


 幸福的书页啊,那双百合般的素手,
 以致死的力量紧攫着我的生命,
 将抚摸你,用爱的柔带把你牢扣,
 像征服者面前的囚徒,你战战兢兢。
 幸福的诗句啊,那双明亮的眼睛,
 将时时像星光俯视来把你看望,
 来探查我这濒死的灵魂的愁情,
 我内心悲书中用泪水写下的忧伤。
 幸福的韵律啊,你浸在赫利孔山上,
 神圣的溪中,那里是她的来处,
 你将会看到那天使快乐的目光,
 我心中久缺的食粮,我天国的至福。
 书页、诗句和韵律啊,去讨她喜欢,
 倘若她高兴,其他人我一概不管。

 6


 丝毫别沮丧,虽然她无动于衷,
 越是难,硬是不肯改变她倔强的傲慢:
 这种爱和那卑劣的情欲不相同,
 得到,就越是坚贞不变。
 坚硬的橡树,树液还没有枯干,
 要很久才能点燃起明亮的火苗:
 而一旦燃烧起来,它就会发散
 巨大的热力,使火焰直上九霄。
 同样,也很难在温柔的胸中点着
 新的热望,并能够永存不泯:
 深深的创痛必打下内脏的印槽,
 用死亡才能切断的纯洁热情。
 因此,别总是指望不费心血,
 就能编织出一个永存的同心结。

 30

 我的爱人像块冰,我像火一把;
 那么,怎么会这样:她这块寒冰
 竟不因我这火热的欲望而融化,
 我越苦苦恳求她,反倒越坚硬?
 又怎么会这样:我的极度热情
 并没有被她冰冷的心肠所平息:
 我反而热汗滚滚,烧得更起劲,
 并感到我的火焰猛增不止?
 还能讲什么比这更大的奇迹,
 熔化一切的烈火竟使冰变坚:
 而冰与麻木的冷漠凝结在一起,
 通过奇妙的设计,竟把火点燃?
 这就是高尚心灵中爱的力量,
 它能够改变自然发展的方向。

 34


 如同一只船驶在茫茫的海面,
 凭靠某一颗星辰来为它导航,
 当风暴把它可靠的向导遮暗,
 它就会远离自己的航道飘荡:
 我的星辰也常常用它的亮光
 为我指路,现已被乌云笼罩,
 我在深深的黑暗和苦闷中彷徨,
 穿行于周围重重的险滩暗礁。
 但是我希望,经过这一场风暴,
 我的赫利刻,我那生命的北极星,
 将重放光芒,最终把我来照耀,
 用明丽的光辉驱散我忧郁的阴云。
 在这以前,我忧心忡忡地徘徊,
 独自儿暗暗地悲伤,愁思满怀。

 45

 小姐啊,不要去看水晶明镜里
 你那美丽的自我,永远别去看:
 在我的身上,我是说在我的心底,
 来把你的栩栩如生的映像细瞻。
 在我的内心,虽然它很难展现
 世俗的眼睛看不见的神圣事物,
 你那天国形体的美好理念,
 每一部分都永存而不会腐朽。
 倘若我心不是因你的残酷
 悲伤得暗淡无光,变成了畸形,
 那么你美好的映像,你秀丽的面目,
 就在我心中清晰得胜过水晶。
 你在我心中的自我,你若能看见,
 那就请消除使你光辉变暗的根源。

 63


 熬过了经久不息的风暴雨狂,
 辛酸地勉强经受了痛苦的考验,
 提心吊胆,害怕危险和死亡,
 我驾着粗陋的小舟剧烈地颠簸:
 终于,我看见那片幸福的海岸,
 我希望能即刻抵达那幸福之处:
 它遥望像是美丽的沃土,一片
 丰饶的景象,蕴藏着可爱的宝物。
 这样的人是最最快乐和幸福,
 他终能安然地获得香甜的休息:
 他这极小的愉快就足以消除
 压抑着他的一切痛苦的回忆。
 因此,所有的痛苦都微不足道,
 获得永恒的幸福,便愁闷全消。

 75

 有一天,我把她名字写在沙滩,
 但海浪来了,把那个名字冲跑;
 我用手再一次把它写了一遍,
 但潮水来了,把我的辛苦又吞掉。
 “自负的人啊,”她说,“你这是徒劳,
 妄想使世间凡俗的事物不朽;
 我本身就会像这样云散烟消,
 我的名字也同样会化为乌有。”
 “不,”我说,“让低贱的东西去筹谋
 死亡之路,但你将靠美名而永活:
 我的诗将使你罕见的美德长留,
 并把你光辉的名字写天国。
 死亡可以征服整个的世界,
 我们的爱将长存,生命永不灭。”

 88


 自从失去了那赐予安慰的光辉,
 它常常指引我迷失方向的思想,
 我就像徘徊在深夜,一团漆黑,
 害怕每一种极小的凶兆险象。
 任什么我都看不见,虽天清气朗,
 别人在凝视着自己虚幻的影子:
 我只能看见那天国光辉的映像,
 它还有一丝闪光留在我眼里。
 通过我最最清纯部分的冥想
 我看见那闪光的映像,清晰鲜明;
 我用它的光辉支撑着自己,
 喂养我这颗因爱而饥渴的心灵。
 我用这样的光盈满心田,
 但却饿坏了身体,弄瞎了双眼。

 89


 如同那斑鸠栖在光秃的枝上,
 悲叹着它的伴侣不在身边:
 歌声里频传出誓愿,充满了渴望,
 渴望它迟迟不归的伴侣回返;
 我如今同样孤独,郁郁寡欢,
 自个儿哀叹我爱人不在这里:
 于是我四处游荡,影只形单,
 怨诉着似与那悲伤的斑鸠相比:
 天下没有任何令人欢愉的东西,
 能把我安慰,除了她快乐的倩影:
 她甜蜜的容颜能使人与神皆喜,
 都对她纯洁的愉悦感到欢欣。
 没有了她美丽的光辉,我白日黑黢黢,
 缺少了这种至福,我生命便死去。

 胡家峦 译

标签:外国诗人  外国诗选  英国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2-2017 情诗网 Qingsh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