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外国诗人

博尔赫斯诗选(阿根廷)

时间:2016-09-03 23:45:23   作者:博尔赫斯   来源:网络   阅读:490   评论:0
内容摘要:博尔赫斯(JorgeLuisBorges1900-1986),主要诗集有《布宜诺斯艾利斯的热情》、《面前的月亮》、《圣马丁手册》、《影子的颂歌》、《老虎的金黄》、《深邃的玫瑰》、《铁皮》、《黑夜的故事》等。

 


 突然间黄昏变得明亮
 因为此刻正有细雨在落下
 或曾经落下。下雨
 无疑是在过去发生的一件事

 谁听见雨落下 谁就回想起
 那个时候 幸福的命运向他呈现了
 一朵叫玫瑰的花
 和它奇妙的 鲜红的色彩。

 这蒙住了窗玻璃的细雨
 必将在被遗弃的郊外
 在某个不复存在的庭院里洗亮

 架上的黑葡萄。潮湿的幕色
 带给我一个声音 我渴望的声音
 我的父亲回来了 他没有死去。

 陈东飙 陈子弘译



 蒙得维的亚

 我滑下你的暮色如厌倦滑下一道斜坡的虔诚。
 年轻的夜晚像你屋顶平台上的一片翅膀。
 你是我们曾经有的布宜诺斯艾利斯,那座随着岁月悄悄溜走的城市。
 你是我们的,节日的,像水中倒映的星星。
 时间中虚假的门,你的街道朝向更轻柔的往昔。
 黎明之光,它送出的早晨向我们走来,越过甘甜的褐色海水
 在照亮我的百叶窗之前,你低低的日色已赐福于你的花园。
 被听成了一首诗的城市。
 拥有庭院之光的街道。

 陈东飙 陈子弘译


 我的一生

 这里又一次 饱含记忆的嘴唇 独特而又与你们的相似。
 我就是这迟缓的强度 一个灵魂。
 我总是靠近欢乐也珍惜痛苦的爱抚。
 我已渡过了海洋。
 我已经认识了许多土地;我见过一个女人和两三个男人。
 我爱过一个高傲的白人姑娘 她拥有西班牙的宁静。
 我见过一望无际的郊野 西方永无止境的不朽在那里完成。
 我品尝过众多的词语。
 我深信这就是一切而我也再见不到再做不出新的事情。
 我相信我日日夜夜的贫穷与富足 与上帝和所有人的相等。


 爱的预感

 无论是你面容的亲切 光彩如一个节日
 无论是你身体的恩宠 仍然神秘而缄默 一派稚气
 还是你生命的延续 留在词语或宁静里
 都比不上如此神秘的一个赐予
 像注视着你的睡梦 拢在
 我怀抱的守夜之中。
 奇迹一般 又一次童贞 凭着睡梦那赦免的功效
 沉静而辉煌 如记忆所恢复的幸福
 你将把你生命的那道岸滨交给我 你自己并不拥有。
 投身入静寂
 我将认清你的存在那最后的海滩
 并且第一次把你看见 也许
 就像上帝必将把你看见
 被摧毁了的 时间的虚构
 没有爱 没有我。


 

 镜子没有这么更加沉默,
 透进的曙光也不这么更为隐秘;
 你,在月光下,豹子的模样,
 只能让我们从远处窥视。
 由于无法解释的神圣意旨,
 我们徒然地到处找你;
 你就是孤独,你就是神秘,
 比恒河或者日落还要遥远。
 你的脊背容忍了我的手
 慢条斯里的抚摸。你,
 自从早已遗忘的永恒,
 已经允许人们犹豫的手的抚爱。
 你是在另一个时代。你是
 像梦一样隔绝的一个区域的主宰。


 月亮—— 给玛丽亚·儿玉

 那片黄金中有如许的孤独。
 众多的夜晚,那月亮不是先人亚当
 望见的月亮。在漫长的岁月里
 守夜的人们已用古老的悲哀
 将她填满。看她,她是你的明镜。

 西川 译



 失去的公园

 迷宫不见了。一行行整齐的
 尤加利桔也消失了,
 剥去了夏天的华盖和镜子那
 永恒的不睡,这镜子重复
 每一张人类面孔、每一只蜉蝣的
 每一个示意。停摆的钟,
 纠缠成一团的忍冬,
 竖立着愚蠢雕像的凉亭,
 黄昏的背面,鸟的啁啾,
 塔楼和慵懒的喷水池,
 都是过去的细节。过去?
 如果不存在开始和结束,
 如果将来等待我们的只是
 一个由无尽的白天和黑夜组成的数目,
 我们也就已经是我们将成为的过去。
 我们是时间,是不可分割的河流,
 我们是乌斯马尔,是迦太基,是早就
 荒废了的罗马人的断墙,是这些诗行
 所要纪念的那个失去的公园。

 黄灿然 译


 分离

 我的爱和我之间就要垒起
 三百个夜晚如同三百垛墙,
 而大海就象魔法阻隔于你我之间。

 没有别的了只剩下回忆。
 活该受折磨的黄昏啊
 期望着见到你的夜晚。
 你的道路穿过田野,
 苍穹下我走来又离去。
 你我的分离已经肯定如大理石
 使无数其他的黄昏更加忧伤。

 王央乐 译


 星期六

 外头是落日,时间中
 镶嵌的宝石,
 深沉的盲目的城市
 没有人看见你。
 黄昏沉默或歌唱。
 有人吐露出渴望
 钉住在钢琴上,
 总是,为了你无限的美。

 不管你爱不爱
 你的美
 总是时间赏赐的奇迹。
 你身上的幸福
 犹如新叶上的春天。
 我什么也不是
 只是这样的渴望
 在黄昏中消竭。
 你身上的美妙
 犹如剑锋上的寒光。

 黑夜使窗栅更加沉重。
 冰凉的房间里
 我们象瞎子摸索着我们两个的孤独。
 你的身体的白皙光辉
 胜过了黄昏。
 我们的爱里面有一种痛苦
 与灵魂相仿佛。

 你,
 昨天仅仅只有完全的美
 而如今,也有了完全的爱。

 王央乐 译


 老虎的金黄

 我一次次地面对
 那孟加拉虎的雄姿
 直到傍晚披上金色;
 凝望着它,在铁笼里咆哮往返,
 全然不顾樊篱的禁阻。
 世上还会有别的黄色,
 那是宙斯的金属,
 每隔九夜变化出相同的指环,
 永永远远,循环不绝。
 逝者如斯,
 其他颜色弃我而去,
 惟有朦胧的光明、模糊的黑暗
 和那原始的金黄。
 哦,夕阳;哦,老虎,
 神话、史诗的辉煌。
 哦,可爱的金黄:
 是光线,是毛发,
 我梦想用渴望的手将它抚摩。

 陈众议译


标签:外国诗人  外国诗选  阿根廷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2-2017 情诗网 Qingsh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