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情诗论坛

竹露滴清响《行走在茶马古道》(组诗)

时间:2016-09-08 08:26:10   作者:竹露滴清响   来源:情诗论坛   阅读:139   评论:0
内容摘要:竹露滴清响《行走在茶马古道》(组诗)

之《茶马古道》



遇到我前,这匹枣红马定有一桩心事
它几千年前被放逐的兄弟,在悬崖的那一端
蹄印踏入石缝,靠近阳光,松针,峡谷
第一滴水

他的族人、他的茶叶、他的女人
都和马背上的盐巴一样咸
喂养生锈的故事,弥漫
马场的汉子
出发前我们在火盆边对坐,卸下棉衣
山芋,木族的姓氏,脚板下的一万里风尘

向前,缰绳上拴着蛇形的思绪
山间空气,吸之上瘾的罂粟
俯首下视
小女子,你仅管捏着一片好河山颤抖
再押上这已埋藏的种子和山神的一月

吼出去吧!这古老的文明孔道
石碑、兽群、披着羊毡走过的风声
褶皱依然生动,干草清香
山尖冷却的蓝和燃烧过的白,纠缠
了那么久,地老天荒的背负着
残缺、创伤、翅膀上的日月
此刻,我愿意和朝拜者一样孤独的匍匐
虔诚的仰望
并忍住眼底的热泪和火焰





我们一起去揭开这古老的疤,清晰的印证
马帮老茧的粗糙与丝绸的光滑
再藏好枪声。苍鹰锐利的眼睛
看着你荒芜,看着你茂盛
一切飞跃和坠毁的绳索、蹄印
道路勒进马帮的喘息里,在喘——
息里伸向遥远,只留一丝光亮
看清刀锋、陷阱
另一个世界的黑





由这一点、一线至触手可及的天籁
几颗松塔安静的落,野果红得突兀
那流经和衰减的江水
安于天命的一匹或一群背影
神明之下的角逐穿行,进入与离开是同一条路
风雪的追随忠实而彻骨
喂上一口干粮,我安抚并打开这苦难的化身
倾听与回望,一阵蹄音莫名的悲恸
不足以惊动幸福,欣喜和满足的面孔
疲惫后的安宁
因此寂寞,因此高贵



我需要一副硬起来的心肠,面对孤独坠落和流亡
祖先的面容已蒙尘,山风中异族女子的歌声
划落在乱石,命运神杖下的隐语
那么多的荒草呼应,那么多喃喃和惊悚
俗世中的人潮汹涌,艳阳有脂粉的白
打碎那流淌一地的纸醉金迷
只动一动食指,我是自己的刽子手!
那么,就做一朵苦荞花,开败在传说里
飞升,并点燃
一颗灵魂的月亮


之《殉情谷》

还能走向哪里,是跃身而入的时候了
满目青翠,有香渗透深渊
头发和手指梳理出最干净的风
说到不朽,皮肤下的血液鲜亮
并以此覆盖大地的苍白
那男子和女子纳西族的脸谱,印在雪山和湖泊之间
一次救赎,寂灭
完成对谎言、欺骗、强权及公众的伤害
爱情悬空、仇恨和腐烂也已悬空
星星下未睡的骨骼、火、盲目的云
都是合谋
除了这些,还需要什么细节
而此刻,我听到情歌响亮
在二月的鸟鸣里飞


之《阿布拉的猎枪》

阿布拉,现在就坐在火炉边
像是世界上最安静的人
阿布拉的猎枪,就挂在被火炉熏黑的墙上
比它的主人,还要安静
被他们围困过的麂子、羚羊沿着山梁飞奔
在各自的天空下。不安着,涌动
从不重复的云朵
低低压过来
阿布拉的眼底闪着暗光的碎片
若有所思
那些未被命名的沟壑、三两轻雪
将如何安顿


之《指云寺》

在石拼的蝙蝠翅膀上绕行两圈,细雨微凉
空山古寺
腊梅有暗香传送。我在马尼堆压上松针和石块
钟声悠扬,木鱼清脆
提醒着这并非虚构场景
这俗世生存数十年的生灵,一层层的剥开
住持的诵经响亮
内心的动乱,罪恶不在,阳光也不在
伤口里长出新鲜的叶子
发配苦难,额前刺入六字真经
摸到身世,欲望、是非恩怨
凝视我的多余,摊开手掌,我已死!
白花硕大,是莲
年轻的小沙弥蹦跳着跑回寺门
我望见他骨头里的幽光
跃身上马
鼓停,而雨止


之《拉什海》

水草茂盛,和鱼平分吧,那么蓝的天空
我陷入进去,有破坏的冲动
风景游动,两岸消失
这高原的海子,祈福的灵水
把它按在雪山的背后,巨大明亮的巢
收容——叫声此起彼伏的水鸟
优雅的滑翔,所有的时间都经过翅膀
独木舟上,我交出姓名和耳朵
静静地坐到深处去
远处的山尖云雾缭绕,鸟形,兽形
白了,世界那么亮
我扯着披肩望去,打渔的人低着头
把心挂在桨上,指尖上长出海菜,安静的绿
那么多的鳍
形迹可疑,飞得很轻
女神的镜子,沉睡了
一千年,心跳的事物只衰老一次

标签:情诗  原创  组诗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2-2017 情诗网 Qingsh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