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历代诗词

李煜《子夜歌·寻春须是先春早》鉴赏

时间:2016-10-28 15:46:01   作者:佚名   来源:网络   阅读:178   评论:0
内容摘要:这首词以意起篇,以景会意,表现结构上顺畅完整,别具特色。词中表现的内容不很丰富,相对比较紧凑,从另一方面也昭显了作者驾驭生活和语言的较高功力。
  子夜歌①

  寻春须是先春早②,看花莫待花枝老③。
  缥色玉柔擎④,醅浮盏面清⑤。

  何妨频笑粲⑥,禁苑春归晚⑦。
  同醉与闲评⑧,诗随羯鼓成⑨。

  ①此词调名《历代诗余》中作《菩萨蛮》。这首词是描写李煜宫廷享乐生活的,是李煜前期的作品。

  写宫廷享乐生活,是李煜前期作品的主要内容,其中绝大部分都显露了一种耽于欢歌美酒、溺于春光美人的心态和追求。这首词描写的是春光融融之中,作者在花开似锦的宫苑里,与美人饮酒赋诗、寻欢作乐的情景,充分表现了李煜作为一个“文人皇帝”沉湎声色、不思进取的生活情趣和思想性格。

  词的上片,开头两句以意起词,不是写景,而是先抒胸臆,其实是作者追求及时行乐的人生态度的真实体现。唐杜秋娘有诗句“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李煜词取其意用,作为此词的主旨,全词基调确定如此,也使得这首词的整个思想格调不高。后续两句承前二句之意,直接描写饮酒作乐的具体场面,酒美人也美,和下片春光之美相对应。

  词的下片进一步细写作者与美人对饮赋诗、调笑作乐的情景,继续充实及时行乐的具体内容。开头两句写作者与美人都是无拘无束地玩笑作乐,因此觉得春归也晚。这里是一种“移情”的描写,春来春归本是自然现象,是不以人的情感要求为转移的。但是在纵情欢饮、恣意享受的作者的感觉中,许多美好的景色似乎永远不会消亡,明媚的春光似乎永远都在伴随着他,这不是错觉,而是一种“移情”,十分真实地体现出了作者的心态。结尾两句,醉已成为“同醉”,评也已成“闲评”,作者那种“生于深宫之中,长于妇人之手”的性格特点毕现,而他的大部分追求似乎也只是“诗随羯鼓成”了。

  全词通篇都是描写饮酒赋诗的闲逸生活,抒发追求及时行乐的思想感情,格调是不高的。但是这首词以意起篇,以景会意,表现结构上顺畅完整,别具特色。词中表现的内容不很丰富,相对比较紧凑,从另一方面也昭显了作者驾驭生活和语言的较高功力。在语言使用上,全词都有一种明白直快的特点。开篇即如与人对话,相对而劝,自然朴实,后边的“何妨”以口语入词,亲切可人。而“同醉”“闲评”等,既明白,又质朴,准确而又生动。整首词都体现了一种不饰雕琢、自然清新的语言特色。


  ②先:《花草粹编》中作“阳”。这句意思是,要寻春就应该在春天到来之前。


  ③看花莫待花枝老:意思是,欣赏花不要等到花已枯萎时再欣赏。

  ④缥(piǎo)色玉柔擎(qíng):缥色,淡青色,青白色。这里指青白色的酒。玉柔,像玉一样洁白柔嫩,这里指女人洁白柔嫩的手。擎,往上托,上举。

  ⑤醅(pēi)浮盏面清:醅,没有过滤的酒,这里泛指酒。盏,酒杯。浮,这里指酒漫上杯口。清,王国维辑本《南唐二主词》、吴讷《百家词》旧抄本中均空一格,根据吕远本、萧江声抄本《南唐二主词》、《历代诗余》本补“清”字。

  ⑥何妨:王国维辑本《南唐二主词》中注云:“二字磨灭不可认,疑是‘何妨’二字。”萧本二主词,《历代诗余》中均作“何妨”。频笑粲(càn):频频地欢笑。粲,笑貌,露齿而笑。又一说:粲,大笑的样子。《梁传·昭公四年》中有句:“军人粲然皆笑。”范宁注云:“粲然,盛笑貌。”

  ⑦禁苑:《历代诗余》中作“禁院”。禁苑是封建帝王的园林。禁,因帝王所居之处,戒备森严,禁止人们随便通行,所以称王宫为禁,称宫中为禁中。春归晚:指春天过去得比较晚。全句意思是,春天的景色有较长的时间可以供人们玩赏。

  ⑧闲评:侯本二主词、吴本二主词、晨本二主词均作“闲评”。闲评,随意品评、议论,即没有固定题目的自由评论。

  ⑨羯(jié)鼓:《历代诗余》中作“叠鼓”;吴本二主词中作“揭鼓”。是唐代很盛行的一种打击乐器,起源于印度,据说南北朝时从西域传入我国内地。《通典·乐四》中有记载:“羯鼓,正如漆桶,两头俱击。以出羯中,故号羯鼓,亦谓之两杖鼓。”羯,是我国古代少数民族之一,曾附属匈奴,此鼓因出于羯,所以称之为羯鼓。“诗随羯鼓成”,意思是,赋诗随羯鼓的敲击而完成,羯鼓一响赋诗开始,羯鼓一停,所赋之诗即成。历史上的李煜不但善词,而且能诗,《全唐诗》卷八中云:“煜,善属文,工书画,妙于音律。集十卷,诗一卷,失传。今存诗十八首。” 

标签:五代十国  李煜  子夜歌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2-2017 情诗网 Qingsh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