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历代诗词

李煜《更漏子·柳丝长》鉴赏

时间:2016-10-30 11:41:01   作者:佚名   来源:网络   阅读:101   评论:0
内容摘要:全词动中有静、静中寓动,动静相生,虚实结合,以女子的情态反映相思之情的无奈和愁苦,语轻意重,言简情深,含蓄蕴藉,曲致动人,是婉约词的风格。

  更漏子①


  柳丝长,春雨细,花外漏声迢递②。
  惊塞雁③,起寒乌④,画屏金鹧鸪⑤。

  香雾薄,透重幕⑥,惆怅谢家池阁⑦。
  红烛背⑧,绣帷垂⑨,梦长君不知。

  ①此词《花间集》等各选本均以为是温庭筠之作,今依《尊前集》归为后主,从词意看,当为李煜前、中期的作品。

  这首词是一首抒写女子春夜相思愁苦的春怨词。词的上片写女子春夜难眠的情状。作者由景写起,以动寓静。柳丝亦如情丝,细雨亦湿心田,如此长夜,思妇本已难眠,却偏偏总有更漏之声不绝。“惊”“起”雁、乌,更惊起独守空房的相思女子。寂寞中听更漏声,仿佛石破天惊,甚至连画屏上的鸟都已被惊起,女子的朦胧情态一扫而空,惆怅更重。上片写景似乎单纯,但处处都可见情,“惊”“起”的气氛笼罩全片,为下片的叙写情怀做了极好的铺垫。

  词的下片直接写人,以静寓动。香雾虽薄却能透过重重的帘幕,正像相思的惆怅挥之不去,驱之还来,闺中女儿的心思总是这样的怅惘寂寞呢!任红烛燃尽,把帐帷落下,本以为可以不再听、不再看便不再思了,未料想,相思却入梦,只是梦里有君君不知啊!下片写人兼写境,以女子的心境来写女子的环境,实际上暗中写出了“君”的无情和冷漠,由“君”的“不知”更写出了女子的“惆怅”和凄苦,是以情视景、以景见意的写法,委婉含蓄。

  全词动中有静、静中寓动,动静相生,虚实结合,以女子的情态反映相思之情的无奈和愁苦,语轻意重,言简情深,含蓄蕴藉,曲致动人,是婉约词的风格。

  ②漏声:古代计时器铜壶滴漏的声音。杜甫《奉和贾至舍人早期大明宫》中有句:“五夜漏声催晓箭,九重春色醉仙桃。”迢(tiáo)递:连绵不断的样子。迢,远。递,进。

  ③塞雁:《花间集》及各本引温庭筠词均作“寒雁”。塞,边塞、边疆。

  ④寒乌:各本引温庭筠词及《花间集》中均作“城乌”。寒乌,即乌鸦。

  ⑤画屏:以彩画为饰的屏风。金鹧鸪:鸟名,这里指画屏上画的金色的鹧鸪鸟。金,像金子一样的颜色。

  ⑥重幕:《花草粹编》、《花间集》、《花庵词选》、《金奁集》中均作“帘幕”。重,层层,多层。

  ⑦谢家:这里泛指闺中女子。晋代谢奕的女儿谢道韫、唐代李德裕的妾谢秋娘都很有名,后人因以“谢家”泛指闺中女子。

  ⑧背:指烛尽或灯尽。唐代王涣《惆怅诗》中有句:“梦里分明入汉宫,觉来灯背锦屏空。”

  ⑨绣帷:《花草粹编》、《花间集》、《花庵词选》、《金奁集》中均作“绣帘”。绣帷,绣花的幕布。

标签:五代十国  李煜  更漏子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2-2017 情诗网 Qingsh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