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历代诗词

李煜《采桑子·亭前春逐红英尽》鉴赏

时间:2016-11-02 14:55:00   作者:佚名   来源:网络   阅读:149   评论:0
内容摘要:全词以妇人之恨见妇人之心,以妇人之心见妇人之愁,写景与写情交相辉映,紧密结合,既有正面描写,也有侧面衬托,既有情状,也有气氛,是一曲哀婉深沉的悲歌。
  采桑子①

  亭前春逐红英尽②,舞态徘徊③。
  细雨霏微④,不放双眉时暂开⑤。

  绿窗冷静芳音断⑥,香印成灰⑦,
  可奈情怀⑧,欲睡朦胧入梦来⑨。

  ①此词调下《花草粹编》、《续选草堂诗余》、《古今诗余醉》中均有题作“春思”。这是一首李煜前、中期的作品。

  这首词描写少妇伤春怀人、愁思难遣的情怀。词的上片,写女主人公感伤春尽、触景生愁。在自然界中,花开花落本无情,春来春去亦无意,但这一切却在一个怀人少妇的眼中有了特殊的意义。这种意义不是由自然来,而是由少妇心中生。“亭前”一句写“春逐红英尽”是拟人,实际上是少妇在拟自己:“舞态徘徊”看似花舞春归,实际是少妇内心的情思纷扰,无法平复。一个“徘徊”明是写花,暗是写春,尤其是写少妇心中的思忆徘徊。“细雨”不仅打湿了繁枝落花,而且打湿了少妇的思念,所以她才愁眉不展。伤春本是一种文人传统,但同时也是一种思妇情怀,“不放”一句形象地写出少妇的愁思是那么浓郁而又沉重,连一会儿的轻松都已不在,使人不得不在对其怜惜的同时去探究其背后的缘由。

  词的下片写少妇独守空房、鸿雁不传、寂寞寥落的境况和心情。“绿窗冷静”是承上片的环境描写而转写少妇的自身境况。暮春时节,花落雨潺,一个人独守在空荡荡的闺房之中,总是一种凄清冷寂的氛围,但是这些并不是少妇忧思不断的真正原因,真正的原因是“芳音断”。冷清凭添愁苦,而“芳音断。”则愁苦更浓。“香印成灰”看起来是写景,实际上是写人,“成灰”,既有时间的概念,也有心情的感慨,如唐李商隐有诗“蜡炬成灰泪始干”,其中“灰”字也是以意寓之的。这里少妇的心境似乎也同“香印”一起有“成灰”之感,其愁思苦闷之情不可谓不深。“可奈情怀”近乎白话,同后句一起直接描写,突出了无可奈何的心情,也暗点了百无聊赖的困境,虽然直白,但却言浅意深,把少妇那种梦寐以求的怀思之情准确地表现了出来。

  全词以妇人之恨见妇人之心,以妇人之心见妇人之愁,写景与写情交相辉映,紧密结合,既有正面描写,也有侧面衬托,既有情状,也有气氛,是一曲哀婉深沉的悲歌。正如陈延焯《别调集》中所评的“幽怨”。这里我们要注意的是,这首词大部分评论都以为它只是一首纯粹的爱情词或伤春词,其实不确。于理而言,李煜虽有文人情结,自不免有闲赋春怨之作,但其宫中生活,却总给其春怨词中有优游之意,全不似此词哀怨难排,灰暗不堪;于实而言,开宝四年,宋灭南汉,屯兵汉阳,李煜遣七弟从善朝宋,不见其返。后屡次求从善归国,皆不得准,于是“后主愈悲思”,此情难遣,不免寄于词中。所以说此词当作于李煜生活、创作的中期,是借伤春而别寓深意的一篇作品,或者可以算是与《清平乐·别来春半》等异题同趣之作。

  ②亭:侯本二主词、萧本二主词、吕本二主词、《花草粹编》、《尊前集》、《历代诗余》、《全唐诗》等本中均作“亭”。晨本二主词中作“庭”。逐:跟随。红英:红花。尽:完。全句意思是,春光随着红花的飘落而完结。

  ③徘徊:这里形容回旋飞转的样子。

  ④细:萧本二主词中作“零”;吕本二主词中此字空缺。霏微:《尊前集》中作“霏霏”;吴讷《唐宋名贤百家词》中误作“非非”。霏(fēi)微,雨雪细小,迷迷濛濛的样子。唐代李端《巫山高》中有诗云:“回合云藏日,霏微雨带风。”

  ⑤不放双眉:就是紧锁双眉的意思。全句意思是,无法使双眉暂时展开。

  ⑥芳音:晨本二主词中作“芳英”。吴讷《唐宋名贤百家词》本《尊前集》中作“芳春”。芳音,即佳音,好音。断:断绝。

  ⑦香印成灰:指香烧成了灰烬。香印,即印香,打上印的香,用多种香料捣成末调和均匀制成的一种香。王建《香印》诗中有句:“闲坐印香烧,满户松柏气。”可见,“香印”与“印香”同义。古时富贵人家为使屋里气味芬芳,常常在室内燃香。成灰,成为灰烬。

  ⑧可奈:《花草粹编》中作“可赖”;吴本二主词中误作“可奎”。可奈,怎奈,即无可奈何。情怀:心情,心境。唐代杜甫《北征》中有诗句:“老夫情怀恶,呕泄卧数日。”

标签:五代十国  李煜  采桑子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2-2017 情诗网 Qingsh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