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历代诗词

李煜《望江南·多少泪》鉴赏

时间:2016-11-05 17:00:49   作者:佚名   来源:网络   阅读:97   评论:0
内容摘要:全词与“多少恨”同调,取笔不同但取意同。这首词直接写作者深沉痛苦,描摹细致,语言直朴,较“多少恨”有更直入人心的感染力。

  望江南①


  多少泪,断脸复横颐②。
  心事莫将和泪说③,凤笙休向泪时吹④,

  肠断更无疑⑤。


  ①这首词应为《望江南·多少恨》同时所作,都是李煜亡国入宋后的作品。

  《望江南·多少恨》用的是以反写正的艺术手法,以乐来反衬苦,笔意有曲婉之感。但这首词则不同,是直笔明写、正见正写直抒胸臆、坦吐愁恨的艺术手法,因而有愈见沉痛之感。二词可同读,对作者的忧思愁恨则体会更深。

  “多少泪”即“多少恨”之续写,“一晌贪欢”后,悲情更苦,离恨更深,作者再也无法自制,只能任凭“多少泪,断脸复横颐”了。眼泪纵横当不是抽泣哽咽,而是激情难收,也许有号啕之举,但是,泪可流,“心事”却不可说,一是满腔悔恨无法说,二是故国情怀不能说,自伤之情、囚居之苦,片言俱现,作者心中愁苦跃然纸上。不但“心事”不可说,连往日可以寄托情思的凤笙也不能吹起,这种痛苦和不自由是多么地残酷。古人悲思不可解,常有“只将心思付瑶琴”之想,而这情此景,作者连这一点奢望都不敢有,悲何如哉!况且,凤笙向来为欢歌之用,于此时吹奏,对李煜来讲,只是徒增感慨、更添思忆而已,所以一句“休向”,使作者的幽居无奈中又多添了几分不堪回首的痛苦。于是乎,“肠断更无疑”但是惟一的结局了。这首词正是李煜入宋后“此中日夕只以眼泪洗面”的真实写照。

  全词与“多少恨”同调,取笔不同但取意同。这首词直接写作者深沉痛苦,描摹细致,语言直朴,较“多少恨”有更直入人心的感染力。

  ②断脸:《全唐诗》中作“袖”。意思是泪水流在脸上擦断了。断,擦断。颐(yí):下巴。全句是说,泪水流在脸上擦断了,但又横挂在下巴上,形容眼泪纵横交流的状态。

  ③和:《花草粹编》、吴讷本《尊前集》中均作“如”。说:《全唐诗》、《花草粹编》中均作“滴”。和泪说:一面流眼泪,一面述说。

  ④凤笙:相传秦穆公时,萧史善吹箫,穆公女弄玉爱慕他,穆公便将弄玉许配给他。后弄玉学吹箫,其声清脆悦耳,引动了凤,夫妇遂驾凤飞去。后人以凤笙形容美笙。唐韩愈《淮氏子》诗中云:“或云欲学吹凤笙,所慕灵妃媲萧史。”休:不要。向,朝着,在。泪时:伤心落泪之时。吹:吹奏。

  ⑤肠断:形容极度悲伤痛苦。唐代白居易《长恨歌》有:“行宫见月伤心色,夜雨闻铃肠断声。”之句,更,愈发。

标签:五代十国  李煜  望江南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2-2017 情诗网 Qingsh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