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历代诗词

李煜《望江梅·闲梦远》鉴赏

时间:2016-11-05 17:02:06   作者:佚名   来源:网络   阅读:108   评论:0
内容摘要:全词以“闲梦”起,以春景收,愁情苦意尽寓于阳春盛景,明暗映衬,虚实相生,曲已尽而意无穷。
  望江梅①  

  闲梦远②,南国正芳春③。
  船上管弦江面绿④,满城飞絮滚轻尘⑤,

  忙杀看花人⑥。


  ①此词调名萧本二主词作《望江南》,《全唐诗》作《忆江南》。李煜此词调名下共二首,《花草粹编》置于《望江南》下,未析为二首。《全唐诗》、《历代诗余》将此调下二首与《望江南》二首归为一调,计为四首。

  这首词也是李煜亡国入宋后的作品,借梦境写故国春色,表达了囚居生活中的故国情思和现实痛楚。

  这首词主要写春景。“闲梦远”开题见意。以“闲”说梦,实指作者忧思的无时无刻,非为真“闲”。“梦远”是实写,但也有虚致。故国不能回,只能梦里相见,既是天涯阻隔,也是心远思长,梦中的一切都是那样可望而不可及,由此,作者无奈、痛楚的心情已悄然而出。“南国正芳春”续写梦境,写春光明媚的南国大地,万紫千红,百花争艳。就李煜而言,囚居生活的心情当是十分黯然、晦淡的,可是梦中景色却“正芳春”,明丽而可人,这就形成了一个暗比,是一种衬映的写法:景色愈亮丽,则心境愈晦暗,个中滋味,也许只有作者本人能有如许体会。下面三句,具体写春景,描春光。春江上波漾画舫,画舫中丝竹悦耳,春意融融,春乐无穷,这正是往日里作者游春踏山所见、所享的景象。城外春光好,城内春色也浓,作者以“飞絮”写春,传神地写出了春情流转、春光如泻、春风扑面来的春色。“忙杀看花人”,一笔点睛,写出春光不仅在江面、山色中,更是在看花赏春的人们的心里。这里看起来笔意收在了对春景宜人、歌舞升平的描绘上,其实不然,作者尚别有深意。作者本是“看花人”,但此情此景如今只能“闲梦”中才可见,其中愁苦自是不言自明,是隐情于景、借乐写愁的写法,十分婉约含蓄。

  全词以“闲梦”起,以春景收,愁情苦意尽寓于阳春盛景,明暗映衬,虚实相生,曲已尽而意无穷。全词言简意赅,白描写意,草草数笔,全没斧凿的痕迹,正如陈廷焯《别调集》所云:“寥寥数语,括多少景物在内。”其实全词的委婉含蓄,多少景物中又有着多少无法言明的悲情啊!

  ②闲梦远:闲,指囚禁中百无聊赖的生活和心情。梦远,指梦见遥远的地方,也指梦长。

  ③南国:一般指长江以南的广大地区,这里指南唐国土。正芳春:正是春光明媚的时候。芳春:美好的春天。唐陈子昂《送东莱王学士无竞》有“孤松宜晚岁,众木爱芳春”句。

  ④管弦:管乐器与弦乐器,也泛指乐器,这里指各种乐器共同演奏。江面绿:指春天里江水明彻而泛绿色。绿,也作“渌”,水清彻的样子。

  ⑤飞絮:飞扬的柳絮。滚:有本作“辊”(gǔn),翻滚,滚动,转动。轻尘:指车马过后扬起的尘土。此句比喻柳絮像细微的尘土在空中地下翻滚。

  ⑥忙杀:犹言忙死。杀:同“煞”,形容极甚。忙杀,《花草粹编》、《全唐诗》等本作“愁杀”。

标签:五代十国  李煜  望江梅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2-2017 情诗网 Qingsh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