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每周诗会

情诗微亲群第43期周末同题诗会作品

时间:2016-11-06 21:08:15   作者:情诗会员   来源:情诗微亲群   阅读:306   评论:0
内容摘要:主持人:蔚翠。诗友:青裳、罗希、清风掠影、轻衣、若梦、牧马、月上湄梢、温柔乡、老秋、轻醉、蔚翠、似水依依、海琴等。题目:1、芦苇半枯 2、傍晚,一场雨的情绪 3、孤独与我相邻而居 4、风言风语。
情诗微亲群第四十三期周末同题诗会

时间:2016年10月29日19:30分至11月5日11:00

宣传语:相聚情诗,不见不散

主持人:蔚翠

题目:1、芦苇半枯

   2、傍晚,一场雨的情绪

   3、孤独与我相邻而居

   4、风言风语

诗友:青裳、罗希、清风掠影、轻衣、若梦、牧马、月上湄梢、温柔乡、老秋、轻醉、蔚翠、似水依依、海琴等

  青 裳  

芦苇半枯


芦苇半枯

谁怜这一世的苍凉

黄昏我挽着秋风

去寻找尘埃落定的地方


有一种痴狂

是一生把自已隐藏

芦花飘零时

独自流连踏香


三更不知五更寒

心凉无人暖

凝眸处梵音阵阵

落花扶了一身

还满



傍晚,一场雨的情绪


一场雨后

打落的半树丁香

从此你我,山水不再相见


游走的江湖

我被人称作妖精的小青

只是我的兵器

从不伤人

而是一次次的把自已割伤


这场雨后

人要把我打回原形

从此,纤纤玉指沾满朝露

粉足落满胭脂,尘土



孤独与我相邻而居


秋风已把秋天吹远

我看到时染风霜,水流低处


君曾惜我半世光阴

在月下为我,簪花,挽梦


今,流莺已远

红莲半枯

你渐行渐远的背影

是我一生望不穿的秋水



风言风语


青灯古刹

一袭袈沙


我是你诗中的小青

你是我眼中的郎君


你怜我眸里的轻愁

我懂你眼里白鹤的清幽


我是你的词句

你是我翻开便不能放下的经卷

  罗 希  

风言风语


从心中逃走的字符

在黑夜穿梭 沿着你走过的路

想到一个安静的角落对你倾诉

迎面的风阻碍了脚步


看着远方留下泪珠

在黑夜倾泻 默默的品尝着苦

强颜欢笑不打扰你拥有的幸福

不变的心在慢慢干枯


让风把爱你的话带去远处

和我有关的记忆也抹去

只要你能够幸福

再多伤再多痛我也不会哭


让风把爱你的话带去远处

和我有关的记忆也抹去

只要你能够幸福

再多伤再多痛我也会满足

  清风掠影  

五绝·芦苇半枯


浮萍挤满湖,转眼变虚无。

芦苇怜同病,菖蒲映半枯。



傍晚,一场雨的情绪


你离我远去,

没留任何话语,

哪怕是断句。

委屈?差距?无趣?

还是注定要与她相遇?

痛惜并深沉的忧虑。

容我化作泪雨,

告别过去,祭奠梦旅,落尽思绪,

也许,这就是结局。



风言风语


风拂过我的耳畔,

诉说四季变幻;

风推开我的心窗,

讲述世间沧桑;

风钻进我的梦乡,

传颂挚爱伟岸;

风伴随我的成长,

告诫人情冷暖。



孤独与我相邻而居


生活演绎着闹剧,

想走近偏又远去,

爱繁华却是空虚。

回放热闹的相聚,

只是短暂的继续,

孤独永远的邻居。

  轻 衣  

芦苇半枯


它们慢慢呈现病理

许是厌倦了飘零

它们选择从风的正面切入

开始逐渐枯萎


时间速移。许多鸟已飞远

没入往事之中

一些叶子变黄,变轻,

变低,再也不见


而芦花呢,洋洋洒洒到底

像谁的一生?

还能坚持多久

从一处衰败走向另一处



傍晚,一场雨的情绪


很明显这些花朵

缺少雨水。它们在傍晚有气无力

但我不是。

整个傍晚,我在目睹

一场雨的情绪


花朵上有微风流动

似掀起万物,万物涌起。

每一朵花饱含情绪

像黑暗中找寻的光亮

又像失语者在梦里发出的

吱吱响声——

那么决绝,清冷


风吹着,不停地吹

直到它们发出轻轻地颤抖

和我一样——

选择在空气中遁去香味

在这漫长的一生里

悄然坠落

  若 梦  

芦苇半枯


经不住一夜霜打

一些生命就此挫败

譬如昨日路过还对着你笑的

那朵叫不上名字的花儿

譬如这些天一直苍苍的芦苇丛

今日重逢

不是谢去就是半枯



傍晚,一场雨的情绪


可不可以继续任性

与你扯着找不到边际的话题

从早到晚

可不可以随我喜欢

你也跟着喜欢

不提讨厌或是厌烦

就算我只是一滴下在傍晚的雨水

你也要视若珍宝

捧在手心 不放



孤独与我相邻而居


我的对面是一条繁华的街道

每次对话也无法走得更近

我的后面是一片未曾开荒的贫瘠土地

每退一步都觉得离自己更远一些


我的左边是一种叫做孤独的情绪

每天与它相邻而居

不用问候就能心灵相通

我的右面是一道门

只要一打开

就会有幸福洒进来

从不间断



风言风语


请你不要跟我说话

听一些风言风语

还不如扼杀我所有想对话的欲望


明知昨日不会重现

明知你早已不再是你

明知我的存在

只是回忆里的一个影子


就此打住吧

别再装着整个世界

没我就荒草丛生

  牧 马  

芦苇半枯


关关歌谣,唱了那么久

从湖面离开的时候

芦苇半枯,芦苇半绿


雨水退到脚踝

露出鱼虾的唇吻和吃相

另一群水鸟

泥泞中的双双印迹

铺陈,潦草


风从远方吹来

风又吹拂芦苇

这一次悄无声息没有波澜



傍晚,一场雨的情绪


傍晚时分,雨骤风急

晚归的人

河水在头顶决堤


早晨吃一根油条喝一碗豆浆

奉献五块钱的GDP

一整天干活流汗

奉献八个瓣的GDP

河东河西

改变一条河流

一个国家,一个国家的人民

大约需要三十年



孤独与我相邻而居


孤独与我相邻而居

孤独是故乡的那座小山

我的第二个影子

走到哪里就带到哪里


掏鸟窝的小伙伴们散了

采蘑菇的小姑娘走了

这些年来愿与人分享的只有杂乱的野草

野草从阴暗多雨的西面爬上山顶

远眺日出



风言风语


抬头不见你

低头不见你

一阵秋风把我刚说的话

刮走了

你可知道我在说什么


抬头不见你

低头也不见你

  月上湄梢  


芦苇半枯


芦苇站在水里很累

睡觉都不能休息

芦苇很想死

芦苇说:我守着荒芜


水紧紧包裹着她

脚下的淤泥紧紧抓住她

芦苇看着天上的云

用脸去蹭无意经过的风


她的力气越来越小

身体越来越轻



傍晚,一场雨的情绪


你务必要来

把我们走过的那段路

再走一遍


趁着有雨

趁着风刚好可以把

雨吹在你空出的右肩上



孤独与我相邻而居


我守着的

你留下的


永恒的

孤独的


只能在一首诗里轻轻写下的



风言风语


花听过的

落叶也在听着


被燕子转述的

鹰也在唱着


万物齐望着的人间和

万家灯火照不见的虫蚁啊

风是其间唯一的信使

  温柔乡  

芦苇半枯


我不忍心在芦苇湖边

在初冬季节来时

看着她,苍老下去

于是狠心截一段苇杆

做上七个孔

为她吹奏

春天的歌

  老 秋  

芦苇半枯


饱满成熟的身子,无力担起

一肩疲惫的斜阳


多少枯竭的泪水,凝成最后一滴

琥珀,我迷恋芦苇优美而短暂的一生


仿佛从忏悔中

剥净的夜露,我苍茫且又远大


与一根芦苇别离,这声叹息

一半燃烧,一半凋零


为来历不明的身世,消弭无声地抵抗



风言风语


风伸出鹰爪

掏空我的肺腑、肝胆和心脏


我成了一件废物

纸人一般,飘飘落落


我不念悼词,不写墓志铭

存在本身就是一季错误的花期


只有隐忍,像锡箔

被北风吹响一支彻夜的寒笛


什么都不说,我咬紧嘴唇不露破绽



傍晚,一场雨的情绪


傍晚,一场雨

是药引子

患上轻微的抑郁症

我用墨水瓶蓄养的蝌蚪

至今游来游去

在蚊帐里放飞的一只蜻蜓

静若磐石

秋雨霏霏,十万里的牧场被一方手帕遮住

我怎能求助阳光

把影子

射到对面的窗台

一场雨,让一切都泡了汤

我俨然是雨水里慢慢长大的一朵蘑菇

外表纤弱

浑身有毒

对不起,我忘记发出警告

危险——

我和大片的野草争挤着大地

不让一丝寸土



孤独与我相邻而居


孤独使我止于羞耻。蝙蝠

在傍晚,上演盛大的贴面舞会


我来来去去

半壁江山,拱手让给一弯新月


云在高处,我如秃鹫兀立

又如一块陡峭的山岩,插入腹背


秋分,霜降,还有未知的小雪

在路上,我没有时间和孤独对饮


只是熟悉的陌生者

彼此被一只猫眼,探视扫描匆匆而过

  轻 醉  

芦苇半枯


飞,飞着,缓慢地接近江水

波光随着黄昏丝丝闪亮

芦花四起,鸥鹭惊掠

一支羽毛舒缓地抒写

蓝天格外碧蓝


一片水草,朔长

淹没枯黄,空气里弥漫着秋

叶子缓慢婉转陪伴芦花

白茫茫透过,浅紫红


生命沿着河边歌唱,漫步

背影陷入深处。枯萎

酝酿一次轮回

在旅程中飞舞


如歌如泣般的史诗

等不来人生永久的孤独

而斜阳慢慢降落

余一地灯火

火焰在内心深处熊熊燃烧



傍晚,一场雨的情绪


雨点打湿黄昏

雨点倾泻下来


一颗颗晶莹烙上透明的玻璃

一只天鹅借着雨水洗浴


万物赞歌,礼堂里传来圣洁

秋叶借着雨水纷纷落零


洗涤去泥土里的尘埃

欢笑雀跃,喜极而泣


黑夜里,灯光柔和地点亮

若干雨滴汇聚又别离



孤独与我相邻而居


佛说:平等、慈悲、真诚、清静

一片柳叶垂落,微微涟漪

孤独是一抹流云


打坐,诵经,放生,随缘

佛在我心。林荫包裹着庙宇

孤独是永生,烟火缭绕


禅韵在缭缭轻烟里升起

一把伞或者一蓑衣

一斗笠或者一盏灯

沉醉在迷雾一样的山水


瀑布穿过终年苔衣的拱桥

聆听自然之音


佛曰:自在非我之声

空灵返还我心

就让孤独与我相邻(你记得你的今生,你忘却你的前世)

  蔚 翠  

芦苇半枯


风在傍晚到达。水起皱

天气是浅阴的状态

临水的叶子得到一波波安慰

而芦苇的痛正在加深


一半青一半枯的时候

它让风代替它哭

那些枯一点点逼近心跳的时候

它让时光解开


我知道它们已经接受了命运

站在岸边

寒冷也站在岸边

谁是敌人谁是朋友已不重要

嘱托秋水。现在芦苇的身子倾斜

解开

即使是冰冻,即使

风把芦苇的芦杆一一折断



傍晚,一场雨的情绪


雨一直下,已经超过八个小时

它们把一块夜的墨迹

研磨出光亮,把几个零星的路灯

拉成曲曲弯弯的河


还是觉得孤独。写出的句子

掉落进雨中不见踪影

那些标点符号

也许有打了伞的,也有淋湿的

字里行间的

情绪,一会儿淤积成水洼

一会儿渗进叶子的脉络


我哪儿都不想去,你也

不要来

雨的孤独是雨的问题

现在天气把它带到了马里亚纳海沟的深处

已经不可救药



孤独与我相邻而居


一幅抽象的画,一只三天前的

苹果,一部无人提及的电话

一块可以从里面

看到外面的

玻璃。它们是孤独的


一件深色外套,一只发卡

发卡上的一根头发

头发的孤独可以写出故事来

在秋天,秋尽的时候

故事枯萎了


可是当枯萎掉落在阳台上的时候

一只花盆感到愤怒

愤怒张开吊兰一样的触角

发出尖叫。这时

阳光暖暖地来了



风言风语


风说的话不一定是真的

不要相信。风唱歌的调子不准

风行事诡异,脾气不好

不要把它当成朋友


但是风有时候也令人佩服

我已经学会了察言观色,对风

只能这样。我顺着风

风也顺着我

但我在与风的交往中总保持沉默

不乱说话


我的坚定,令风尊敬

而我不做墙头草的气节和气度

使风对我产生了

隐隐的爱意

  似水依依  

芦苇半枯


风吹一次,发白一层

立在河岸

你的沉默瞬间传递给我

与你结伴

让我们的白发随风飞舞

让沉默留在发间孤独

太多的沉沦都一起来吧

深秋的天高地厚足以抗拒所有

没有什么能让我们沦陷,在

人生过半,芦苇半枯

的时候



孤独与我相邻而居


从二十八楼望下去

街心公园小得像儿子玩的拼图

林带,湖面,花圃

被一双小手随意拼凑

车像积木,哪里拥堵

可以重新摆放

警察不必指挥,有儿子疏通就足够


石头森林依然庞大

坚硬的外壳阳光无法穿透

更硬的是里面的目光

一道道射出来能把世界冰冻

只好选择孤独做我邻居

寂寞时敲两下

他穿墙过来好跟我对饮



风言风语


想说就说吧


乘寒风还没有来

树木未打瞌睡


偶尔的,还有

一两只坚强的苍蝇

  海 琴  

芦苇半枯


尚有风支撑着守望

讯息从远处携来,再回归至远方

唯一摇动的是倾听中

岁月逐渐老去的,无言的苍白


被抽离的水份

和在麦芒上退隐的锋利一样

都表示对大地臣服

对河流发出无可奈何的叹息


是执着,是对季节无言的宣誓

在半空中浩渺的飞舞

我站在你的身旁,一半水深

一半火热



傍晚,一场雨的情绪


不是微雨连珠

不是大雨倾盆

更不是老天爷大发雷霆

土地爷的喋喋不休

放眼望去,远方夕光无言

近处薄雾无声

记忆的一场雨中,任由我站立

逐渐逼近的黑

是淋湿了的思念,冰冷了的忧伤

谁的牵挂,无处述说



孤独与我相邻而居


一个人在红尘里行走

一个人在烟雨中彷徨

一个人怀揣着万千个灵魂

任春飞春灭,秋去冬来

接受着世间万物的变迁和折磨

最后,一个人生

一个人死

孤独与之相邻而居

我与另一个我

挣扎在彼此的圈套里

度日如年



风言风语


撕开寂静的一角

内心万千的闪电在等我释放

来表达爱,也去击中恨

退去矜持的外衣

成精的蛇妖,等我幻化修练

我可成魔,也可是天使

马良若与我附体

那必是最好的状态,神来之笔

我不会用来画金画银

画传世的江山

必要刻骨刻魂雕一世忠贞的心

注定要疯要狂,在今生

那么我希望我是一行诗

一句绝唱

是你众多诗歌中,爱的唯一

情诗微亲群每周诗会

有情便来相会,有情诗就有你,天老地荒,我们不变。——《中国情诗网》

情诗微亲群第43期周末同题诗会作品

封面画:吴冠中


标签:诗会  诗赛  活动  同题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2-2017 情诗网 Qingsh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