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外国诗人

勃朗宁夫人《葡萄牙人十四行诗集》(英国)

时间:2016-07-28 16:57:16   作者:勃朗宁夫人   来源:网络   阅读:721   评论:0
内容摘要:勃朗宁夫人(ElizabethBarretBrowning)(1806-1861)主要作品有《葡萄牙人十四行诗集》和长诗《奥罗拉·莉》。她是英国维多利亚时代最受人尊敬的诗人之一。
  勃朗宁夫人(Elizabeth Barret Browning)(1806-1861)主要作品有《葡萄牙人十四行诗集》和长诗《奥罗拉·莉》。她是英国维多利亚时代最受人尊敬的诗人之一。十五岁时,不幸骑马跌损了脊椎。从此,下肢瘫痪达24年。在她39岁那年,结识了小她6岁的诗人罗伯特·勃朗宁,她那充满着哀怨的生命从此打开了新的一章。她的作品涉及广泛的议题和思想,对艾米丽·狄金森,艾伦·坡等人都有影响。《葡萄牙人十四行诗集》是英国文学史上的珍品之一。其美丽动人,甚至超过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集。有多人译过这本诗集,如闻一多,查良铮(穆旦)等。
  1850年白朗宁夫人出版了一卷诗集,把这十四行诗也收进在内(这是这组诗的第一次公开发表),共四十三首,还取了个总名,叫做用意是为了掩护作者的身份,使人联想到这是一部翻译过来的诗集。所以叫“葡萄牙人”,却是偶然的,与内容无关;只是因为白朗宁夫人曾经写过关于一对葡萄牙爱人的抒情诗(Catarina to Camoens),白朗宁很爱这诗,常把妻子叫做“我的小葡萄牙人”的缘故。

 葡萄牙人十四行诗集
 方平译

 1

 我想起,当年希腊的诗人曾经歌咏:
 年复一年,那良辰在殷切的盼望中
 翩然降临,各自带一份礼物
 分送给世人--年老或是年少。
 当我这么想,感叹着诗人的古调,
 穿过我泪眼所逐渐展开的幻觉,
 我看见,那欢乐的岁月、哀伤的岁月--
 我自己的年华,把一片片黑影接连着
 掠过我的身。紧接着,我就觉察
 (我哭了)我背后正有个神秘的黑影

 在移动,而且一把揪住了我的发,

 往后拉,还有一声吆喝(我只是在挣扎):

 “这回是谁逮住了你?猜!”“死,”我答话。

 听哪,那银铃似的回音:“不是死,是爱!”

 2

 可是在上帝的全宇宙里,总共才只
 三个人听见了你那句话:除了
 讲话的你、听话的我,就是他--
 上帝自己!我们中间还有一个
 出来答话;那昏黑的诅咒落上
 我的眼皮,挡了你,不让我看见,
 就算我瞑了目,放上沉沉的“压眼钱”,
 也不至于那么彻底隔绝。唉,

 比谁都厉害,上帝的那一声“不行!”

 要不然,世俗的诽谤离间不了我们,

 任风波飞扬,也不能动摇那坚贞;
 我们的手要伸过山岭,互相接触;
 有那么一天,天空滚到我俩中间,
 我俩向星辰起誓,还要更加握紧。

 3

 我们原不一样,尊贵的人儿呀,
 原不一样是我们的职司和前程。
 你我头上的天使,迎面飞来,
 翅膀碰上了翅膀,彼此瞪着
 惊愕的眼睛。你想,你是华宫里
 后妃的上宾,千百双殷勤的明眸
 (哪怕挂满了泪珠,也不能教我的眼
 有这份光彩)请求你担任领唱。
 那你干什么从那灯光辉映的纱窗里
 望向我?--我,一个凄凉、流浪的
 歌手,疲乏地靠着柏树,吟叹在
 茫茫的黑暗里。圣油搽在你头上--
 可怜我,头上承受着凉透的夜露。
 只有死,才能把这样的一对扯个平。

4

 你曾经受到邀请,进入了宫廷,
 温雅的歌手!你唱着崇高的诗篇;
 贵客们停下舞步,为了好瞻仰你,
 期待那丰满的朱唇再吐出清音;
 而你却抽起我的门闩,你果真
 不嫌它亵渎了你的手?没谁看见,
 你甘让你那音乐飘落在我门前,
 叠作层层金声的富丽?你忍不忍?
 你往上瞧,看这窗户都被闯破--
 是蝙蝠和夜莺的窠巢盘踞在顶梁,

 是蟋蟀在跟你的琵琶应和声,

 别再激起回声来加深荒凉!

 那里边有一个哀音,它必须深躲,
 在暗里哭泣--正象你应该当众歌唱。

 5

 我肃穆地端起了我沉重的心,
 象当年希腊女儿捧着那坛尸灰;
 眼望着你,我把灰撒在你脚下。
 请看呀,有多大一堆悲哀埋藏在
 我这心坎里;而在那灰暗的深处,
 那惨红的灰烬又怎样在隐约燃烧。
 要是那点点火星给你鄙夷地
 一脚踏灭、还它们一片黑暗,
 这样也好。可是,你偏不,
 你要守在我身旁,等风来把尘土
 扬起,把死灰吹活;爱呀,那戴在
 你头上的桂冠可不能给你做屏障,
 保护你不让这一片火焰烧坏了
 那底下的发丝。快站远些呀,快走!

 6

 舍下我,走吧。可是我觉得,从此
 我就一直徘徊在你的身影里。
 在那孤独的生命的边缘,从今再不能
 掌握自己的心灵,或是坦然地
 把这手伸向日光,象从前那样,
 而能约束自己不感到你的指尖
 碰上我的掌心。劫运教天悬地殊
 隔离了我们,却留下了你那颗心,
 在我的心房里搏动着双重声响。
 正象是酒,总尝得出原来的葡萄,
 我的起居和梦寐里,都有你的份。
 当我向上帝祈祷,为着我自个儿
 他却听到了一个名字、那是你的;
 又在我眼里,看见有两个人的眼泪。

 7

 全世界的面目,我想,忽然改变了,
 自从我第一次在心灵上听到你的步子
 轻轻、轻轻,来到我身旁--穿过我和
 死亡的边缘:那幽微的间隙。站在
 那里的我,只道这一回该倒下了,
 却不料被爱救起,还教给一曲
 生命的新歌。上帝赐我洗礼的
 那一杯苦酒,我甘愿饮下,赞美它
 甜蜜--甜蜜的,如果有你在我身旁。
 天国和人间,将因为你的存在
 而更改模样;而这曲歌,这支笛,
 昨日里给爱着,还让人感到亲切,
 那歌唱的天使知道,就因为
 一声声都有你的名字在荡漾。

 8

 你那样慷慨豪爽的施主呀,你把
 你心坎里金 袒 煌的宝藏、
 原封地掏出来,只往我墙外推,
 任凭象我这样的人去拣起,还是
 把这罕见的舍施丢下;教我拿什么
 来作为你应得的报答?请不要
 说我太冷漠、太寡恩,你那许多
 重重叠叠的深情厚意,我却
 没有一些儿回敬;不,并不是
 冷漠无情,实在我太寒伧。你问
 上帝就明白。那连绵的泪雨冲尽了
 我生命的光彩,只剩一片死沉沉的
 苍白,不配给你当偎依的枕头。
 走吧!尽把它踏在脚下,作垫石。

 9

 我能不能有什么、就拿什么给你?
 该不该让你紧挨著我,承受
 我簌簌的苦泪;听著那伤逝的青春,
 在我的唇边重复著叹息,偶而
 浮起一丝微笑,哪怕你连劝带哄,
 也随即在叹息里寂灭?啊,我但怕
 这并不应该!我俩是不相称的
 一对,哪能匹配作情侣?我承认,
 我也伤心,象我这样的施主
 只算得鄙吝。唉,可是我怎能够让
 我满身的尘土玷污了你的紫袍,
 叫我的毒气喷向你那威尼斯晶杯!
 我什么爱也不给,因为什么都不该给。
 爱呀,让我只爱著你,就算数了吧!

 10

 不过只要是爱,是爱,可就是美,
 就值得你接受。你知道,爱就是火,
 火总是光明的,不问着火的是庙堂
 或者柴堆--那栋梁还是荆榛在烧,
 火焰里总跳得出同样的光辉。当我
 不由得倾吐出:“我爱你!”在你的眼里,
 那荣耀的瞬息,我忽然成了一尊金身,
 感觉到有一道新吐的皓光从我天庭
 投向你脸上。是爱,就无所谓卑下,
 即使是最微贱的在爱:那微贱的生命
 献爱给上帝,宽宏的上帝受了它、
 又回赐给它爱。我那迸发的热情
 就象道光,通过我这陋质,昭示了
 爱的大手笔怎样给造物润色。

标签:外国诗人  外国诗选  英国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2-2017 情诗网 Qingsh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