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新诗赏析

昌耀《日出》赏析

时间:2016-12-05 15:52:46   作者:陈超   来源:20世纪中国探索诗鉴赏   阅读:215   评论:0
内容摘要:昌耀《日出》赏析
日出
 
听见日出的声息蝉鸣般沙沙作响……
沙沙作响、沙沙作响、沙沙作响……
这微妙的声息沙沙作响。
静谧的是河流、山林和泉边的水瓮。
是水瓮里浮着的瓢。
 
但我只听得沙沙的声息。
只听得雄鸡振荡的肉冠。
只听得岩羊初醒的椎角。
垭豁口
有骑驴的农艺师结伴早行。
 
但我只听得沙沙的潮红
从东方的渊底沙沙地迫近
 
  我们的古人在审美观照方式上为我们留下了极为宝贵的经验.其中“澄怀味象”(宗炳)的提出,不仅对绘画的审美有意义,对其它艺术种类.尤其是诗歌,也是特具深意的。所谓的“澄怀”,就是艺术家要以空明净远的心境去面对自然,读者的审美鉴赏活动也要全神贯注摒弃功利目的。只有这样,才能完成对艺术品(指读者而言)和自然(指诗人而言)的深切体悟。现在,我们来看昌耀的这首《日出》,就会领略到这种纯粹的、洞幽发微的审美活动的妙处了。
  “日出”,是早被人写滥了的景现。在写日出时,许多人已经被流行的程式强化了、僵固了,还没落笔,思绪和情感定势就出来活动了,光明战胜黑暗呀,希望在升起呀,青春的潮红呀,世界的心脏呀……等等,仿佛非此不足以表现日出的意义。这还是没能做到“澄怀”的结果。日出就是日出,如果你想写它,你必须对它有——种不同于常人的感受。这种感受应该是纯粹的审美感受,是——种全新的“中得心源”。昌耀的“日出”只是他自己的“日出”。你看,他没有写日出磅礴的气势,而是“听见日出的声息蝉鸣般沙沙作响……/沙沙作响、沙沙作响、沙沙作响……/这微妙的声息沙沙作响。”这里,太阳初升时光线微微的震颤、渐渐的强劲过程被生动地表现出来了。诗人运用了通感的艺术手法,使视觉印象转为听觉,但又不露痕迹,在小不似中寻得了大似。这正是诗人放弃一切而凝神观照审美对象的结果。接下来诗人又以静谧衬托了那只在诗中才能听到的“沙沙作响”声,“静谧的是河流、山林和泉边的水瓮。/是水瓮里浮着的瓢”。“水瓮里浮着的部”这一句真是信手拈来,但细加玩昧又觉得它浑然天成、意趣盎然。满脑子“主题”的诗人是断断写不出达只“瓢”的。接着诗人又以纤细幽微的审美敏感写到,“只听得雄鸡振荡的肉冠”(注意,不是雄鸡的鸣叫声).“只听得岩羊初醒的椎角”(注意,也不是叫声和踢踏声),这种细腻之至的体察,不是观物取形,而是澄怀味象。  “但我只听得沙沙的潮红/从东方的渊底沙沙地迫近”,至此,—派充满生机的充满喜悦的太阳就要升起了,它“沙沙”地从昌耀的诗中真切地向我们走过来。能否写出最具有个人性的,同时又对读者具有召唤力的感觉,是对一个诗人的考验。怪不得意象派大师艾兹拉·庞德这样说:“与其写万卷书,还不如在一生中呈现一个好的意象!”这句像是赌气的话,反映了真正的诗人对诗歌独创性的重视。是的,只有“沙沙”的日出对昌耀才有意义,因为那是他自己的日出!

标签:新诗  赏析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2-2017 情诗网 Qingsh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