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外国诗人

哈亚姆诗选(伊朗)

时间:2016-12-13 14:13:56   作者:哈亚姆   来源:网络   阅读:172   评论:0
内容摘要:奥马尔·哈亚姆(约1048-约1122)波斯古代著名诗人。他成功地运用了“柔巴依”这种短小的诗体,全面地表达了他对生活、社会、宗教、哲学等方面的见解。他善于从日常生活中选取最为常见的事物形象,来提出社会或哲学上的重大问题。他的诗篇形象鲜明生动,语言朴素动听,韵律灵活多变,感情真挚强烈。哈亚姆的“柔巴依”经菲茨杰拉德(1809-1883)译成英文后,在世界上产生很大的影响。
柔巴依选(九首)
  
我若没有了醇厚的葡萄酒浆,
嘴里的鸦片会像毒液一样。
世道的悲愁是毒液,酒浆便是抗毒剂,
我饮下了芳醇,毒液又有何妨!

*

朋友,用酒把我灌醉吧!
把我的琥珀面孔变成酡颜!
我死的时候用酒给我沐浴,
用葡萄藤为我做棺木。

*

蔷薇已在晨风中开放,
黄莺在为她的娇媚歌唱。
快坐在花丛下吧!花儿纷飞,
而我们也已接近死亡。

*

海亚姆!命运会感到羞辱,——
谁因岁月的波折忧伤满腹。
只要酒杯未击石而碎,
就请伴着琴声痛饮甘露!

*

假如苍天没有在大地上培植蔷薇,
那是为了不被人采集去变成尸灰。
假如乌云收集的是尘土,不是水珠,
复活日它将把心爱的人的血液倾注。

*

情人呵,把酒杯和酒坛举起,
沿着这草原和小溪走上一道!
苍天之下诸多婀娜妩媚的人儿,
成百次地为酒杯和酒坛倾倒。

*

假如今胡你有这般能力,
快把重负从情人心头搬去;
美的王国岂能永恒存在,
有朝一日也会离你而去。

*

酒是红宝石,酒罐是宝石矿井,
高脚杯是躯体,而酒则是心灵。
荡漾着美酒微笑的水晶杯,
是隐藏葡萄蔓血液的眼泪。

*

闪烁甜蜜红玉嘴唇的萨吉啊!
对你的思念是心的力量,精神的食粮。
没有葬身在痛苦的风景中的人门,
犹如进了棺材,残喘在挪亚方舟上。


邢秉顺译



柔巴依选(六首)

*

对于昨天,不必再去追怀思念
对于明天,也用不着放声召唤.
既不沉溺往事,也不空望未来,
抓紧现在吧!切不要虚度流年。

*

我举目仰望广阔恢宏的苍穹,
把它想象成为巨型的走马灯。
地球恰似灯笼,太阳好像烛焰,
我们则有如来回游动的图形。

*

啊!世界仍将存在,当我们故去——
芳名行将泯灭,也留不下遗迹。
我们来世之前,世界没有受损,
我们弃世之后,也将与此无异。

*

啊!愿君怡然自得地安息荒墓,
君已走完这人生的迢迢旅途。
啊!但愿十万年之后,从这土中,
希望的生命如青草再次复苏。

*

看啊,清风摇曳着花儿的衣裙,
艳丽的花儿使夜莺醉魄销魂。
坐到花阴下来!这些妩媚春花
将腐烂成泥,我们也化作微尘。

*

旷野中怒放的郁金香一片片——
它的艳红是由帝王的血点染。
沃土里钻出的紫罗兰的嫩芽——
正是妩媚仙姝娇容上的痣点。


张晖 译

选自《柔巴依诗集》,湖南人民出版社(1988)



柔巴依选(十首)

据菲茨杰拉德(1809-1883)英译本转译



醒呀!太阳驱散了群星,
暗夜从空中逃遁,
灿烂的金箭,
射中了苏丹的高瓴。



田野正在鸡鸣,
人们在茅店之前扣问——
“开门吧!我们只得羁留片时,
一朝去后,怕就不再回程。”

十二

树荫下放着一卷诗章,
一瓶葡萄美酒,一点干粮,
有你在这荒原中傍我欢歌——
荒原呀,啊,便是天堂!

十七

天地是飘摇的逆旅,
昼夜是逆旅的门户,
多少苏丹与荣华,
住不多时,又匆匆离去。

二十八

我也学播了智慧之种,
亲手培植它渐渐葱茏;
而今我所获得的收成——
只是“来如流水,逝如风。”

二十一

啊,爱人呀,请再浮此一觞,
解除昨日的后悔,明日的愁肠;
啊,明日呀!明日的我呀,
许已同七千岁的生前一样。

二十九

飘飘入世,如水之不得不流,
不知何故来,也不知来自何处;
飘飘出世,如风之不得不吹,
风过漠地又不知吹向何许。

六十八

我们是活动的幻影之群,
绕着这走马灯儿来去,
在一个夜半深更,
点燃在魔术师的手里。

七十二

人称说天宇是个覆盆,
我们匍匐着在此生死,
莫用举手去求他哀怜——
他之不能动移犹如我你。

七十七

我知道:无论是燃烧于情
或者是激怒灼焚我身,
在这茅店内能捉得一闪“真光”,
比在寺院中出家的优胜。


郭沫若译

选自《鲁拜集》,人民文学出版社(1958)

标签:外国诗人  外国诗选  伊朗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2-2017 情诗网 Qingsh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