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中国新诗

林徽音诗选集

时间:2016-07-25 00:02:18   作者:林徽音   来源:网络   阅读:500   评论:0
内容摘要:林徽因(1904年-1955年)中国著名建筑师、诗人、作家。人民英雄纪念碑和国徽深化方案的设计者之一、建筑师梁思成妻子。中国古代建筑学术领域的开拓者,为中国古代建筑研究奠定了坚实的科学基础。文学上,著有散文、诗歌、小说、剧本、译文和书信等,代表作《你是人间四月天》、《莲灯》、《九十九度中》等。
  林徽音,1903-1955,出版的诗集有《林徽因诗集》等。
  据说上天对人是最公平的,给了你出众的才,就不再给你倾城的貌;给了你才与貌,就不再给你无憾的情与爱。古往今来,才貌情三者兼得者可谓凤毛鳞角,但林徽音是个例外。也许上帝也有动心的时候吧。 
  “你是一树一树的花开,是燕在梁间呢喃……你是爱,是暖,是希望,你是人间的四月天!浸透林徽音这位民初奇女子非凡才情的这几句短诗,不知曾让多少人低回吟咏,刻骨难忘。而上天把能给予一个女性的美好东西几乎全部给了这位清秀灵逸的女子:她出生名门,美丽如蝶,学贯中西,才情横溢,是中国第一位女建筑设计师;大学者胡适称她为“中国第一才女”;新月派诗人徐志摩视她为“唯一的灵魂伴侣”;大哲学家金岳霖为了她终生不娶;她既是诗人、作家,又是教授、建筑学家,并参与新中国国徽和人民英雄纪念碑的设计;她不但风华迷倒众人,学养深厚更表现在文学、艺术、建筑乃至于哲学思考,而她和梁思成、徐志摩、金岳霖三位大才子之间浪漫绮丽而又不无伤感的感情纠葛也传为佳话…… 
  事实上,爱情并不是林徽音生命的全部,她在留下细腻清灵的诗歌散文和完美流畅的建筑设计外,也留下了充满活力的思想,从而使得世人在知道林徽音拥有美貌和浪漫爱情之外,更多了解她还拥有智慧和学识。而作为女性,林徽音的一生是幸福美满的。在爱情上,她忠贞于和梁思成的溪水长流;在友谊上,她胸怀坦荡,和徐志摩、金岳霖诚心互助;事业上,她才思敏捷,杰作频出。她开朗、幽默、乐观,无论逆境还是顺境,她都坦然待之,对世界充满关爱;她虽瘦弱,但给人的感觉仍是健康、上进,全身散发着既柔美又明媚的气质。 
  林徽音的出现极大地校正了此后对历代才女的误读与偏见,她以其纯净的微笑、广博的学识和夺目的才情,写下了一个人间四月天里的才女童话。(以上原载于《华西都市报》)

深夜里听到乐声

这一定又是你的手指,
轻弹着,
在这深夜,稠密的悲思;

我不禁颊边泛上了红,
静听着,
这深夜里弦子的生动。

一声听从我心底穿过,
忒凄凉,
我懂得,但我怎能应和?

生命早描定她的式样,
太薄弱
是人们的美丽的想象。

除非在梦里有这么一天,
你和我
同来攀动那根希望的弦。

选自《新月诗选》(1931年9月)


记忆

断续的曲子,最美或最温柔的 
夜,带着一天的星。 
记忆的梗上,谁不有 
两三朵娉婷,披着情绪的花 
无名的展开 
野荷的香馥, 
每一瓣静处的月明。 

湖上风吹过,头发乱了,或是 
水面皱起象鱼鳞的锦。 
四面里的辽阔,如同梦 
荡漾着中心彷徨的过往 
不着痕迹,谁都 
认识那图画, 
沉在水底记忆的倒影!

1936年2月

选自《大公报·文艺副刊》(1936年3月22日)

 


笑的是她的眼睛,口唇,
和唇边浑圆的漩涡。
艳丽如同露珠,
朵朵的笑向
贝齿的闪光里躲。
那是笑——神的笑,美的笑:
水的映影,风的轻歌。

笑的是她惺松的鬈发,
散乱的挨着她耳朵。
轻软如同花影,
痒痒的甜蜜
涌进了你的心窝。
那是笑——诗的笑,画的笑:
云的留痕,浪的柔波。

选自《新月诗选》(1931年9月)
 

别丢掉

别丢掉 
这一把过往的热情, 
现在流水似的, 
轻轻 
在幽冷的山泉底, 
在黑夜,在松林, 
叹息似的渺茫, 
你仍要保存着那真! 
一样是月明, 
一样是隔山灯火, 
满天的星, 
只使人不见, 
梦似的挂起, 
你问黑夜要回 
那一句话——你仍得相信 
山谷中留着 
有那回音! 


情愿

我情愿化成一片落叶,
让风吹雨打到处飘零;
或流云一朵,在澄蓝天,
和大地再没有些牵连。

但抛紧那伤心的标帜,
去触遇没着落的怅惘;
在黄昏,夜半,蹑着脚走,
全是空虚再莫有温柔。

忘掉曾有这世界,有你;
哀悼谁又曾有过爱恋;
落花似的落尽,忘了去
这些个泪点里的情绪。

到那天一切都不存留,
比一闪光,一息风更少
痕迹,你也要忘掉了我
曾经在这世界里活过。

选自《新月诗选》(1931年9月)
 

山中一个夏夜

山中一个夏夜,深得
象没有底一样;
黑影,松林密密的;
周围没有点光亮。
对山闪着只一盏灯———两盏
象夜的眼,夜的眼在看!

满山的风全蹑着脚
象是走路一样;
躲过了各处的枝叶
各处的草,不响。
单是流水,不断的在山谷上
石头的心,石头的口在唱。

均匀的一片静,罩下
象张软垂的幔帐。
疑问不见了,四角里
模糊,是梦在窥探?
夜象在祈祷,无声的在期望
幽郁的虔诚在无声里布漫。

1931年

选自《新月》四卷七期(1933年6月)
 

激昂

我要藉这一时的豪放
和从容,灵魂清醒的
在喝一泉甘甜的鲜露,
来挥动思想的利剑,
舞它那一瞥最敏锐的
锋芒,象皑皑塞野的雪
在月的寒光下闪映,
喷吐冷激的辉艳;——斩,
斩断这时间的缠绵,
和猥琐网布的纠纷,
剖取一个无瑕的透明,
看一次你,纯美,
你的裸露的庄严。
…………
然后踩登
任一座高峰,攀牵着白云
和锦样的霞光,跨一条
长虹,瞰临着澎湃的海,
在一穹匀静的澄蓝里,
书写我的惊讶与欢欣,
献出我最热的一滴眼泪,
我的信仰,至诚,和爱的力量,
永远膜拜,
膜拜在你美的面前!

5月,香山

选自《北斗》创刊号(1931年9月)


深笑

是谁笑得那样甜,那样深,
那样圆转?一串一串明珠
大小闪着光亮,迸出天真!
清泉底浮动,泛流到水面上,
灿烂,
分散!

是谁笑得好花儿开了一朵?
那样轻盈,不惊起谁。
细香无意中,随着风过,
拂在短墙,丝丝在斜阳前
挂着
留恋。

是谁笑成这百层塔高耸,
让不知名鸟雀来盘旋?是谁
笑成这万千个风铃的转动,
从每一层琉璃的檐边
摇上
云天?

选自《大公报·文艺副刊》(1936年1月5日)


标签:诗人  诗选  情诗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2-2017 情诗网 Qingsh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