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诗人风采

依然春衫薄《在路上,以为你在那头》(组诗)

时间:2016-07-25 16:14:17   作者:依然春衫薄   来源:情诗网   阅读:537   评论:0
内容摘要:作者:依然春衫薄,川北一闲散人,热爱文字,热爱生活,眷恋故土故人。
1、【在路上,以为你在那头】——云南高原的星空

题记:每一次出发之前,我都想好了该如何相逢;
格桑花开着。飘荡在异乡的人,手心里还捏着汗

◎今夜我喝醉了

月光就像洒在地上的酒,山边那座塔
斜着影子,已经喝得抬不起头
一个背着背包的人,独自走了很远
但他一定不会告诉你那些荒凉的心事

月光浇灭了屋子中央的火塘
那个用呼麦歌唱夜晚的人,忧伤直刺进
我的脚踝,被沉重的黑暗压在
最后一句歌词里,站不起来



◎路过酒吧

递给我一杯啤酒,一根香烟
在这靡靡的夜色里,现在睡去有点不甘
我的耳朵听不见古城的流水
只有一把蓑草,摇曳着满头雾水

慌乱的心绪,出卖给昏暗的灯光和高分贝
每一个细胞都震颤着从身体里,掉下来
因为你不在,我决定把自己
交给一个玻璃酒杯去处理



◎星光还有些凉

丽江的星星挂得很高,风从腋下吹过
我反过手臂,想要抱住自己发抖的身体
你可知道,那些星光比我的手臂还短
我抓住沙子的时候,它们的哀怨还在远方

今夜的星光,更像是一句放在高处的谎言
我恰好站在它最炫目的那一边
知道你离得很近,却看不到你的影子
我记不住诗句后面的暗语,像个迷路的孩子
一边走,一边放声大哭


2、【在路上,以为你在那头】——烟火丽江

题记:不约来世,只要今生。
◆尘埃深处

我的轻,今夜无法站立在任何一粒尘埃之上
大研的灯火,如疼痛一样沉默在玉河深处
寂寞想要降落的地方,正分散离析
无论从哪一个方向靠近
玉龙雪山,都会挡在你的眼前
我想将目光停在与蓝天相接的顶峰。然后
它们沿着古老的冰川往下滑
灰暗的雪线一把抱住寒冷的阳光
在九月微风里打颤的,是一颗不敢向上的心

◆啤酒的泡沫

即使将这个夜晚所有啤酒杯里的冰块
浇在中枢神经上, 也一样无法遏制黑暗的燃烧
我们一边摇晃音乐,随意剥开自己的忧伤
樱花屋金的甲板湿滑,到处是被月光打碎的喧嚣
我的红眼睛,今夜看不见灯光
看不见啤酒的泡沫,从哪里升起来
也看不见自己的孤独,被哪一声呐喊骤然撕裂
夜越来越黑,我不得不像飞蛾一样
把自己从酒杯里捞出来,扑棱棱逃离
在青石板的保护色里躲一会儿
掀起一处门帘,一杯白水,安静地听见自己

◆逆时间而上

玉河不是一条河,是一女子
以一首宋词元曲的婉约,指给我去向
一杯下午茶,几句若有若无的闲聊
我与时光的久别重逢,由此开始
手鼓里敲打出来的那只羊,像鼓点一样细碎
它偷走了流浪歌手的黑眼睛,转过街角
躲进小小的羊圈和一言不发的草原
夜晚,火塘轻易地扳倒了雪山
那个拿刀的女子,正从灰腻腻的琴弦上
剔除旧音乐。绝望鼓手悬挂在屋檐下
他关闭了自己的指尖和想念
这时玉河的眼睛,比夜的最深处更黑



3、【在路上,以为你在那头】——华蓥山的风

残照里,蝉鸣已极度衰弱

忙于穿梭的指尖,探不到鼻息
游动。风,把海拔1740米的山顶
踩在脚下。我的眼睛
比白云后面的蓝色还高一点
石林继续疯长,光影转换
那一吻,不一定非得等到海枯石烂

丛林湿润,当年如何藏住火种
把川东点燃。这块被风掏空的骨
或被明目张胆地刻画
或被有所图谋地崇拜
今天,如果你不曾刻意去忘记
也就不要故意去挑逗
夜深,院子里的篝火还在燃烧
越烧越绯红。红过了这座山脉的脸色
八月,这儿满山奔跑着27℃的风
你的脚步,一不小心被抛在了远方



4、【在路上,以为你在那头】——凤凰之夜

题记:你若不来,便没有今生。
◆此去经年

这个夜晚,并没有被烧成灰烬
残存在我们骨子里的偏执
没有熔点。暮春的薄门
关不住夜晚的凉。披衣挑灯
谁把你的孤独晾在月色里

昨夜,一缕灯光淹死在沱江里
我在钓鱼台上,无法救起
这些随波逐流的时间
我用去大半生的想象
也无法翻过重低音和灯红酒绿
掀起的浪头

◆雪桥薄凉

今夜雪桥,自觉排在了风花月之外
站立在五月夜风里,不开花
我一身风尘,却不敢在沱水边
抖落。像一尾逆流而上的鱼
一直游,就看见了灯火

湘西,不是一段简单的往事
或许是一个眼神的相遇,一缕烟雨
一袭水蓝色长裙滴落在青石板上
或许是你我的一个过节
无法到达,无法挥别

◆蚂蚱爬不过夜晚

一个由短裙、啤酒、民谣和破喉咙
堆砌而成的夜晚,不堪重负
落入了这样的俗套。那只蚂蚱
把飞累的影子,投在木椅背上
隔着一句农谚,与我对饮

你一边走,一边向旧居打听故人
从底片里窜出的虹桥,斜挑
半壁山河,一座吊脚木楼
暮色正四面合围
把秋夜包裹成一个坚硬的固体
怎么也掰不开



5、【在路上,以为你在那头】——墨染秦川月

◆咸阳黑月亮

我的眼睛,装不下八百里秦川
就把一只交给泾河,一只交给渭河
让相遇,变得水一样简单
入夜的咸阳有点冷,渴望一个
结实的拥抱。有些话,在夜里说出来
就像突施的冷箭,寒光闪过
准星里面的月,毫不躲闪
却慌忙掩上黑色的疤痕
两千年,被月光阉割后的城墙
试图撑着几棵酸枣树疙蔸,站起来
灯影下,黄沙一样簌簌颤抖

◆宝鸡臊子面

午后,饥饿和风花雪月一样真实
宝鸡街头简易店招,闪身而出
一嗓子野性吆喝,劫下流窜的饥荒
老板,两大碗臊子面
车马劳顿,随着碗口热气腾空而逝
那年,二十五岁的韩信领着兵
连夜抄小路赶到陈仓城外
时天色微明,他一定先在路边茅棚下
慢条斯理吃着很大一碗臊子面
他对面,站着鬓已如霜的刘邦

◆太白山下

山,是秦岭的旗帜
不随风动,不随树摇
只在风停云住的一瞬间,怦然心动
转山的修行者,轻脚轻手
让最高的云和最低的草
炼半尺薄雪
一颗急于出征的心,向上
征服山之高
向下,劝降我之低



6、【在路上,以为你在那头】——风月阆中

◆一水绕城郭

泼尽压在城郭上的黑云,仍难描述
一滴水的忧郁。喧嚣声尽
手脚无措的水,围住一个半岛
山峰让步,由东北角突围的水
靠不了岸边的战场
也回不了菜花遍地黄的故乡

巷弄里的瓦檐,潦草地矮下去
张三将军的脸色越来越见不得阳光
天欲晓,卖醋的吆喝穿过小巷子
比水更早的,是半世懵懂
冬至,揣在衣兜里的手,又摸到
你当年买舟南下的旧票根

◆南津关古渡

水的对面,是山。山的外面
是贪婪者饥渴的眼神。南津关
是巴蜀的虎口。收紧
北方的魏军很难受
曹操把座椅往后靠了靠
整个成都平原,就松了一口气

立冬,枯瘦了的水缠在腰上
古城就显得越发的嶙峋
窗花又开,风吹乱了白塔的影子
深夜,巡城回来的将军
感到情况非常不妙,关外刀光一闪
那个多舌的人闭上了嘴

千年时光很亲切
呐喊一声,我是小兵
欸乃一声,便是舟子


◆天井十八座

幺妹,所有憾恨
都是时间和我们开的一个玩笑
跳房子,打梭子,扇火柴盒
日子简单得如同一场你来我往的
游戏。犹记得你过家家时
那副正儿八经的样子

那一年,花轿停在门前
小脚母亲寻遍全城
十八座天井,都在唤你乳名
你还是从那个藏猫猫的游戏里
从容出逃



7、【在路上,以为你在那头】——边城广元

◆女儿节

乔装的女子,沿着男人开辟的蜀道
向北出走。一路荆棘,一路坎坷
那双结疤的手,比江山社稷更坚硬
这一朝天子一朝臣,被她拌成一道凉菜
放在李家神龛上,供百姓下烧酒

我想,更多时候你宁愿穿过九月的阳光
回到嘉陵江最初的水里。头戴山花
身披十七岁时光,在水边浣纱
伙同小姐妹,把山歌里的野性
唱进一个人的心里,守着他一辈子
不出关

◆剑门关

对于万里长城或者马奇诺防线
这类一厢情愿的产物,我叫它单相思
所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天险
往往让人们忽略了其他可能
胜,最终都属于朝思暮想的人
当年姜维,背靠剑门雄关
领三万精兵拒敌关外
一个人雄心万丈,四处燃点狼烟
终究无法,扶起一个摇摇欲坠的国

2013年,我学钟会,从汉中取道棋盘关
车马尽毁,幸人员无事
叹一个破落蜀囯,憾恨至今不减

谁还记得:那未还的征夫



  作者简介:依然春衫薄,川北一闲散人,热爱文字,热爱生活,眷恋故土故人。



标签:情诗  原创  依然春衫薄  组诗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2-2018 情诗网 Qingsh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