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诗人风采

寒狼《一抹暗香,在春的枝头绽放》(散文诗)

时间:2016-08-13 20:46:46   作者:寒狼   来源:情诗微亲群   阅读:427   评论:0
内容摘要:寒狼:云南兰坪人,60后,文字散见于《散文诗》、《文学月刊》等,某杂志社签约作家,参加第十五届全国散文诗笔会,出版个人专辑《父亲的土地,母亲的爱》。

  一、我与春天有个约会

  1

  风还在路上,我便想褪下冬的萧索,

  掀开遮挡大地最后的叶片,紧拽着掌心温暖阳光,看柳条上芽苞吐着舌头,
  以一帘的幽梦,来缝补我褴褛的冬衣,
  我只是孤独的牧羊人啊,可我贪图羊群漫山蹄印,亲吻枝头暗香,
  在与布下青苔的砾石场景里,汲取河水的清澈与暖流,
  以崭新血液重新注入,这干瘪肌肤,
  来换取冰冻的生命血球。

  2


  然后,我只坐等你翩翩而至,
  在与阳光撒晒的山坡,我掏出了瓜子和土坛酒,还有怒放的一朵心花,在我胸腔里,以血的颜色,
  我的酒杯,运载了时间河流,从手中到嘴唇,
  历经你在春雨里,沐浴更衣的良宵,
  于是,你双手捧出了森林,可我只栖一树而息啊!
    
  只等你,在铺满碧绿的草地边,我的木楞房后,
  高擎一束殷红的花朵,在时间的罅隙里,打开墨染纸扇,
  端详我记下相约的符号。
    
  3

  我要腾出我的柴火,为你开设崭新松毛毯,
  我尝试着,与一簇杜鹃将时间研磨,顺便搭上我远行的犁铧,
  在水沟边,紧拥你潺潺的爱意,像一杯酒汲取了我。

  那时,我的簸箕正扇来踉跄的风,
  泼向了田野,就没再回来,也接纳羊群吧,别让我,再舔食杯底残留奶汁,
  去奔赴一场酩酊的午宴吧!

  4

  那夜,一条苏醒的虫子,潜入我梦,
  与泥土高举潮湿誓言,向河流与峡谷打听一朵花的诞生,
  我重新诠释了花蕊,在花与叶片之间,我的瞳孔像死亡一样放大,
  在与这片翻腾的色彩里,我将注定与你一场狂欢。

  翻出口袋里的烟末、火柴,端坐在时间里,让鸟鸣嵌入耳朵,
  静听你的脚步,从二十四节气中,
  用你的食指,点中我命脉,一滴春雨友善轻吻了我,在被发现之前,我就是那快干枯草地。
    
  5

  雨季太长,你潜伏的星球骤然坍塌,
  我和我的笠斗,已经失血,
  可我将在今夜,唤醒沉睡草鱼,
  让月亮点燃鳞片,我只想,拽住季节衣袂,打开了你的篱笆,在杯口签下,一世的婚约,让小溪覆盖我吧,
  所有我仰望的、俯视的垫高我神经的画卷,
  今夜,我只等你在卷尾,轻轻落款。


  二、我捧着一枚落叶,在化佛山悟一阙禅意

  1

  我只是尘世中飘飞的羽翼,请允许一心向佛,
  二千多的海拔,允许高过佛的旨意,跪拜于古树日夜厮守,一梦千年啊!拽一朵白云,给这烟波浩淼,与风一起轻轻随松涛跌宕。

  我羡慕一粒松果的脱落,在化佛山,
  是谁见证了,一枚落叶的前世今生?在白云窝的底部,那九百九十九的台阶,
  从前世的枕边将我唤醒,至今,我还再寻找那枚,生死相望的叶片,
  在山凹里,与一棵敷满禅意的树根,静听古刹钟声。

  2

  春天的秀色还原了我,在擦过古藤之际,
  我本是崩塌于土方之间的尘,正与一股清泉撞响寂静山岭,别临摹我的苦难,从九叠泉的暗室里,用一根松针,解开我的密咒,
  是风在我的左侧,火在右侧之夜,沿着藤条的攀缓,
  与一棵拷树,用一颗心换来。

  是的,我不曾在的方位,已经托起了一片森林,
  我宁可深信,一脉清泉的传说,从佛的尊荣倾斜而来,怪石只是另一种描述,
  从来就不是屠夫,未曾与铁打的光,在掌间起茧,
  一心苦修,不是谁的苦难,在屠刀挥舞之后,注定一生与木鱼相伴。

  3

  恍如隔世啊,我步入了远古,抬头仰望的天穹,
  古树枝只腾出微小空间,让我窥见镶嵌在空中的蓝宝石,
  该是用我的弓,削去时空的皮?还是坐等传说中,那只撞向树桩的兔子?时间盔甲护着你整个深蓝王国,
  又嘱咐于你,用一炷香就能萦绕的殿堂。

  我没入其中,藤王!
  无法领会你率领着千万条藤蔓,在记忆的大脑里以怎样的经纬?
  将整个化佛山重重包围,是谁在黑夜里?缴出了那仅有盘缠,
  钵盂空空,食不果腹啊!

  4

  其实,恩泽于你的不只是绕顶寺和望佛台,
  我也在极乐庵的前临深壑之间,取走一枚春的叶片,我始终一直在紧握一阙禅意,
  穿行于香火之外,我最终迷失在拨云撩雨之夜。

  一抹春意,透过千缕树梢袭击了我,
  留不住蓓蕾,只是心的慰藉,众生平等,我何须牵强附会的编织一个典故,
  来颠覆一个季节,走近佛门,我将是一只焠火门把,
  左手拉住世俗,右手敲响红尘,
  今夜,我紧拥一片落叶入眠!


  三、今夜,我注定在杯中跳响牟定的左脚舞

  1

  一簇凌寒开放的山茶花,
  我在春天才遇见了你,开在彝乡牟定蓝天下,以星星为背景的帷幕前,
  花朵跳跃着,在圆的切点,我听见了时间的节拍,与一股风,从远古的家园而来,
  你说身披扎满荆棘的蓑衣,让我在烟斗里寻找,脚下的风口。

  是啊!我听见瑟瑟月琴,在寨子边,用月亮最锋利的边沿切割时间,
  散落的碎片里,预谋已久的洪水,挥动偌大的手掌,
  击碎了你的村庄,不舍离去的牛羊,在梦中回到高原草甸。

  2

  可是,你悬挂腊肉的横梁,在瞳孔的背面,
  已经支撑不了倾斜的太阳,你的栅栏和簸箕,盛满了污浊洪水,
  以向苍天敬献,这一仅有贡品,日子被泡碎了,阿里罗啊,诞生你的寨子,不会哀叹在一滴泪珠之后。

  这么小的虫子,竟然吞噬苍穹,汲取了血液,
  千年之后,我还能听见,你挽起了衣袖的声音,
  那夜,石头擦出的火花,
  可以烧干海洋。

  3

  锄头和木棍,以雨点的密度,注入龙潭,
  尘土飞扬,在这篝火之夜,跺下你铿锵的左脚,在黎明之际聆听阳光滴落的声音,粮仓回到碗边,羊群开始亲吻大地的绿,苦荞花重新爬上了阳光脊背。

  一起在午后的阳光里,捧出洋芋和化佛茶,
  撒下厚实的松毛毯,呼呼风声里,踩碎所有的苦痛与离别
  用酿造一缸酒的时间,一朵山茶花潜入了季节,
  从田埂返回山岭,直至风找不到回家的路。


  4

  今夜,万人空巷,星星也挤破了夜空,
  我也退回到最初的路口,等你,
  千年不长,三天三夜的夯压龙潭,脚步至今还未停歇,
  只是少了一根龙骨。

  阿老表,请赐我一瓢酒,
  我要偷看满天星斗,擎一杯天琼,和着“阿里罗”,踩落白云,
  太阳升起时,蓝天通了个洞,
  而我在杯中,也让大地深凹三尺。



作者简介:

  寒狼:云南兰坪人,60后,文字散见于《散文诗》、《文学月刊》等,某杂志社签约作家,参加第十五届全国散文诗笔会,出版个人专辑《父亲的土地,母亲的爱》。


标签:情诗  原创  散文诗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2-2017 情诗网 Qingsh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