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情诗论坛

东博《我欲一挥手,谁人可相从》

时间:2016-08-26 16:30:39   作者:东博   来源:情诗论坛   阅读:732   评论:0
内容摘要:东博《我欲一挥手,谁人可相从》
我在梦里打马

我在梦里打马
我的马是衰老的精灵
他拉着的大篷车里,坐满诗人
坐满颓废的气息
当早晨的最后一颗露珠
被第一缕阳光拧干
我决定放弃征程
放弃沦落和天涯,这两条粗犷的汉子
停留在风沙里,用嘶哑的声带
一遍又一遍的描述旅人,以及他们疲惫的梦
而我就在梦里打马
我的马是衰老的精灵。我和一群诗人
我们来自比阳光更长久的幸福
我们像阶级兄弟一样并肩坐满时代的废墟


那一年。你
——写给一个陌生的朋友

那一年你的刀瘦了
那一年你的女人离开了你
那一年酒精在你的胃里合谋开荒
那一年你用生命养育另一个生命
那一年你的生命比你的刀更加不堪一击
那一年你错失一个铁匠并顺便遗忘落日
那一年你举目四顾,黑眼圈包围着星星之火
那一年仿佛很多年前
那一年,你用孤独杀死孤独


炎夏

我开始理屈词穷的想重复一下别人写过很多次的句子
比如说骄阳如火,比如说赤日炎炎
当然还有闷热无比,熏风阵阵等我就不想再赘述了
但我想到了其他,想到其他真是一个好词
包容了许多人们想不到的,或者不屑去想的东西
我并不为此烦躁,我也没有不安
就像总会有那么几个城门会偶尔失火
并殃及一些池鱼。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已经司空见惯
但我守着整个夏天,是那样的心安理得,一身清凉


夜未央

今夜,你不必那么匆忙的离去
撒旦,我在你的身体里写一首很长的诗
许多火焰舞蹈
像此刻我手中的杯子,装满被删除的黑
撒旦,我那么爱我的老婆,近乎痴狂
我的老婆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女人
她此时一定也在想我
撒旦,抽完最后一根烟我就要睡了
撒旦,我以上帝的名义起誓
你站在我的床前,更像一个神甫
撒旦,我请你为我祈福
一如我身体里的水声滔滔
那些水鸟,在更加纵深的地方
颤抖着,激昂而虔诚的诵读着《圣经》的最后一章


秋歌

我总认为秋天是四季中最母性的季节
有着巨大而金黄的子宫
我安坐在深处,于横笛的某个孔里
听江水不是滔滔而是汨汨的漫过赤着的脚丫
那一定是颤音
有着长足的美好
仿佛,未来的一切近在眼前


秋花不落

我写道:依然春衫薄。
我又写:依旧天高爽。
那时我还是个少年
有着飞花摘月般的情怀
当然,前提是我并不知道人生路漫漫其修远
并不知道自己终将在上下而求索中老去。
我走在路上,走的是何等牛逼
即使我没有好高,也没有骛远


五象天下

一、金象

“岁月渐渐催人老啊”
多年来你一直这样唱。
登楼望处,却终不见雾水
迷蒙了窗台。葡萄酒,夜光杯
以至于一块柔软的铁不事腐朽
负马而战。酣意已足
酣意如那秦时明月
不过汉时的关

二、木象

乌江已不是乌江
随你涣散,或抽出历史的刃来
振臂一呼。头颅若干
战马若干,昔日豪气若干
已过了酒十千的往昔
在一管翎羽里叹息若干
生于斯而长于斯,硝烟欲尽
山水欲老,英雄欲还

三、水象

山水欲来风未满楼
将一些闲适的时光寄存
在你的高地,狼烟滚滚
你的战裙你的马
经年的古道已草长莺飞
出不出阳关都一样
故人故去了,今宵酒醒何处
杨柳岸,晓风残月

四、火象

谁将匆忙醉去
依不住阑干。渐渐秋意浓
你一路向西,西去三千里
三千里外,有人为你倒满第一个清晨
清晨如霜,如霜是你最美的情人
情人渐有华发生
华发似你昨日之怀
已不堪多,必不可少

五、土象

英雄归来兮,大风起
你盛名于天下,人尽皆知
宝刀入鞘,放马归林
已过东篱,你的南山就在眼前
菊花酒与一架瑶琴,就在眼前
你的女人涂着春天的底色
草色遥看近却无了
《金刚经》和《左传》正如眼前的一切,就在眼前。

标签:情诗  原创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2-2020 情诗网 Qingsh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