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情诗论坛

鼓燊《诗三首》

时间:2016-09-04 21:40:04   作者:鼓燊   来源:情诗论坛   阅读:178   评论:0
内容摘要:鼓燊《诗三首》
我端坐此间

一连七夜,天空低于溪流,雨水亮过灯盏
遥远的马蹄,踩着劫数飞奔,而来
那么多苍翠的脸孔,我渴望一见
我端坐此间。孤独窄于怀念。黎明已经不远
而一个女子无端端的哭声,犹在梦里种植
可怕的因果
一连七个夜晚,月光隐于云后
失踪了千年百年的先辈,回到灯下
捻佛珠。擦斧钺。人手一卷《道德经》
夜雨涨了六成,窗外的池塘里,仁善
小于制度,矮于秩序。那么多交错的蹄音
我渴望一听。我端坐此间
难以形容路旁的水茴香、沙冬青,与山飘儿草
它们被雨水淋着,被黑暗压着乱石挤着
换了一季又一季。没有言语,但颇具疗效
宛如先辈,和他们隐去的脸
一连七个夜晚,我先于月光
在江南的庭院默食幽冥,静候颅腔内
野花野草们的摇曳,和无声呐喊――


在博物馆遭遇一幅画

几乎同一时间。阳光,她,她那裸露的
西晋的锁骨,刺痛了我的胃
在博物馆,我竟不知,这个女人是如何
穿越衰老的禁地?旁若无人地摆弄她那
发育良好的腰臀。好像许多朝代的春色
王侯将相们的争执,都要划归她的裙下
但尘埃,毕竟还保留了客观的走向
她那掉出画卷的笑,无疑,有着盛唐的
审美趣味。天知道是哪一双唐代的手
完成了臆想中的需求?不过还好
在我瞳孔内她的躯壳,距离最纯的寂寞
已经不远。我这样想象她:某个后宫内
遗落人间的一声叹息,或者是,滑出历史的一把
千年古锁
她身子背后的日子,已无法同这个午后
脱离关系。至少我的神经末梢上站满了
三个时代的破裂声。我忽然有些小慌张
走廊里有个男孩在咳嗽,一只紫蝶飞过
谁的发梢――为什么我的身体变得如此
敏锐,仿佛有把雪白的雕刀在里面工作
几乎同一时间。阳光,她,她那裸露的
西晋的锁骨,把我雕成一把可能的钥匙


暮年之鹰

老了。居于江南已经多年
青光眼和前列腺的符咒,日渐锋利
退伍令也旧了
在屠戮过鸦语的厅堂那端,守着
昔日的羽毛,和三分荣耀

最爱抚摩那,葬于骸间,由记忆洗了
又洗的旧时天空。曾经堆着云
走着风,时有闪电,擦亮热血的
天空。诸般圣洁的形式
一只鹰,安身立命的深蓝版图

如今老了。开窗即见超市、医院
红白喜事的队列组成的
俗尘万象。偶尔想到鸦语
想到屠戮和荣耀,他止不住地悲从中来
祖先留下的泥土啊!

有多么薄,多么厚
多么质感而冷暖交杂

标签:情诗  原创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2-2017 情诗网 Qingsh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