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情诗原创

叔苴妹子《给阿夏》(组诗)

时间:2016-07-27 00:47:19   作者:叔苴妹子   来源:情诗网   阅读:360   评论:0
内容摘要:阿夏,我爱故我在。你来与不来,我都在这里;你爱与不爱,都没关系。祝福你:一生平安,诗思无限。——叔苴妹子
阿夏,我爱故我在。你来与不来,我都在这里;你爱与不爱,都没关系。祝福你:一生平安,诗思无限。 ——叔苴妹子

◎ 阿夏,你是我的影子
——给阿夏(1)

阳光下,我们携手前行,不离不弃
午夜,我独自走在鬼魅的羊肠小巷
只有你默默跟随

我发怒时,狠狠地踩你,踢你,你也一声不吭声
我高兴时,手舞足蹈,你也手舞足蹈

阿夏,你是我的影子
我要一直行走在阳光地带
即便步入黑暗,也要用爱点燃未来

假如我老成一把弓,哪儿也去不了
我就在小木屋里,点燃一盏青灯
伸出双手,做出各种拥抱的姿势
与墙上的你,忘情地玩手影游戏
假装回到爱的故乡——情窦初开的日子

2014-8-8


◎ 今夜,我将你埋葬在一首诗里
——给阿夏(2)

童话世界的菲菲公主
遇见隧道里出现的一束光亮
冰封千年的心,开始律动,爱的潜流,暗涌
枯竭的眼眶,顿时成为深潭,波光粼粼

阿夏,你用电筒打出一束光
一只飞蛾,正奋不顾身地奔向你
你若将电源一关,它就跌入油锅里,尸骨无存

阿夏,原谅我
原谅我找到你,又将你放弃
原谅我跋山涉水,追逐流萤,追到手
却不忍心将你关进小瓶子,使你窒息
亲爱,只要你一直亮着的,我的思念就彻夜通明

我是悲观主义者
对于爱情,还没有开始,就想到结束
还没有流泪,就想到心碎
爱情这只小兽,偶尔也在我的森林里东奔西突
可我只把它当作匆匆的过客
觉得它与季节有关,与我无关

今夜寂静,昆虫的高烧已经退去
阿夏,我想将你埋葬在一首诗里
可为什么,还没有流泪,就已经心碎
为什么,在埋葬你之前,又渴望你打马入梦
驰骋千里,将我的八百里水泊,狠狠地践踏一次
即便溅起的浪花,打湿我日后,一场场午夜的牵挂
2014-8-13 午夜


◎ 今天,我担心被一道闪电击中
 ——给阿夏(3)

阿夏,我的心,是你小小的坟,将你埋葬。
我沉睡多年的心开始苏醒。它分明听见一匹大宛马的萧萧长鸣。
君不见,这小小的心宫里,雨水丰盈,繁花似锦。纷飞的蝴蝶,多么美丽。
就像蓝天下,你浓浓的爱意,铺满草原。

今夜,天宫锣鼓喧天,万马奔腾。我放下珠帘,噤若寒蝉。
担心被一道闪电击中,担心一匹白马破空而来,将我情感的海滩,彻底撞翻。
然后,逃之夭夭。

爱人鄙视我写诗,说我是天上人。
说我至今还活在一本线装书里。
说女人应该学习蚯蚓,在后花园里默默松土,为花儿酿造幸福。

今夜,我耳朵里,除了麻将声,就是雷声、雨声。
我承认我学不会国粹,修不了长城。我也不喜欢修饰自己。
只喜欢梳着麻花辫,素面朝天,坐在一方清水小池里,口吐莲花。

阿夏,我不是蚯蚓,我是一条穿着旗袍的小青蛇,我需要呼吸。
此刻,我正瑟瑟地蜷曲在一口枯井里。
即便直起身,扭动腰肢,吐着火红的信子,也无法采撷月光,点亮黑夜。

今夜,我流着泪,一遍又一遍地问自己:
小青蛇,收拾青麻的妹子,有没有人,真正把你收在心里?
这口枯井,会不会成为你,小小的坟?

阿夏,如果可以,我宁愿做一枝青莲。
宁愿活在一幅江南水墨画里,被你——
卷起,珍藏。
 

◎ 一个人的地老天荒
——给阿夏(4)

阿夏,打开这幅自然画卷,你会看到
九月,在河之洲,蒹葭依旧苍苍
烟波浩渺里,一个穿着碎花旗袍的素颜女子
怀抱一湖柔情,等你出现,与她一起划着小竹筏
去打捞太阳女神撒落湖面的金色羽毛

或者,抛开一切牵绊红尘
一起潜入岁月的河底
在青草更青处,逆流而上
回到诗歌的源头,采撷虎耳草与民谣
用一支简单而正直的彤管,吹响春天

日暮苍山远,天高秋水寒
这个《诗经》中走出的女子,就是我
尽管世俗的热风染黄了我的秀发
我的内心,却仍然保持一个干净的田园

我娘说,山不转水转,人不转心转
可我就是一根筋
我在相思河畔,一站就是千年
一坐,又是千年

阿夏,你在水一方,也在水中央
你在千山万水之外,也在我心中
你是一轮高悬的明月
你的纯粹与高洁,无人企及

我不信,你得得的马蹄声
是一个美丽的错误
书圣椽笔,司马文章
我即便放弃万贯家财,当垆沽酒
即便只能隔着山隔着水,远远地仰望你
永远可望不可及,我也等你一万年

阿夏,我是你五百年前错过的那朵莲
我的心只为你绽放
我的纯粹与妩媚,也无人企及
 
今夜,无论月有多朦胧,鸟有多朦胧
我也要守住这个干净的田园
即便与自己的影子,倒影成双
即便酒落愁肠,心有千千结,无语泪先流


◎ 你若无法停留
——给阿夏(5)

阿夏,我从小喜欢玩过家家的游戏
我在诗里叫谁亲爱,请不必当真

小溪,浅薄见底
大海,深不可测
你是一条从我生命中穿过的河流
金色的磷片,折射人间冷暖

我是一片荒漠
内心深处的一泓清泉,无人知晓
胡杨红柳,清风明月,是今生守护我的亲人
可我心宫里最好的位子是留给你的
你若无法停留
这位子将一直空着
直到风沙将它填满,掩埋

 2014-11-8 


◎回不去的那片海
—给阿夏(6)

在孤岛上守望千年
发现一片白帆掠过
船上载满了人贩子、官僚、嫖客、妓女各色人等
这不是我梦中的小舟
不是只能容纳两个人的小竹筏

阴霾不散。蝴蝶飞不过沧海
你我在红尘中再度相逢,也许是上帝的旨意
你我再次擦肩,是我愚钝

在河之洲,一个水一样的女子
被时光风化成一块顽石
宁愿守着心湖,继续采桑与拾麻
也不愿意走出孤独与忧伤
思念像针刺,刺痛黑夜,也刺痛我
偶尔遇见一点温暖,心底就开出小花

心中有爱,心底的春意,永远不会阑珊
亲爱,你如果真爱我,这些零星的小花
这些晶莹剔透的诗句,都是给你的
今夜,这无边的月色,是你的
我的无眠,我的梦也属于你


◎ 时间只是我垂钓的溪
——给阿夏(7)

我爱你有多深
时间知道,流水知道
飞来飞去的蚊虫也知道

我将爱的花瓣抛在一曲清波里
等你游过来,用细细的牙咬住
亲爱的,我没有钩子,只有饵料
我喜欢静静地端坐在时光的彼岸
看着你将我的爱
一点点撕碎,然后狼吞虎咽
又倏然而逝

有时候,也想象你用细细的牙
将我一层一层剥开,狼吞虎咽起来
我就心跳加快,潸然泪下

你瞧,我是一个多么可笑的渔夫


◎ 五月,风吹麦浪
 ——给阿夏(8)

五月,风吹麦浪
大片的阳光,倾泻而下
午夜,我想你的心,挂在苍穹
瘦成一把镰刀,收割乌鸦的闲言碎语

乌鸦在麦浪之上
我们的爱情在月亮之上
电闪雷鸣过后,是否还有呼吸

五月,雨水丰盈,麦子正在拔节,生长
风在逐浪。大地心潮澎湃
谁舍得将碧浪连根拔起,让大海枯萎
谁能遏制大地爱的心跳

梅子黄时,我的思念开始疯长
和麦子一样高过头顶,浩浩荡荡
亲爱的,你如何舍得,将我埋葬
让我在黑暗中,看不见自己的影子
看不见插入我体内的刀子
发出的光亮
2016-5-28


◎ 我们的距离,刚刚好
——给阿夏(9)

有一种爱叫伤害
有一种恨叫无言
既然爱到无言,那就彼此放下
各走各的路吧

小河里藏不住大鱼
镜子里的你,说的都是假话
手里的氢气球破了,无法高飞
我打破镜子,捅破窗子,让你早走早投胎
我们现在的距离,刚刚好
每天,我骑着单车在赣江边来回奔跑
偶尔抬起头,望望远方,想想你
想哭,就咬咬嘴唇

而此刻,你依然高高在上
就像那轮明月,继续普照万物
我们彼此可以相望,但无法拥抱
眼里的闪电,也伤不到对方
我即便落泪,即便堕落
也与你无关
2016-6-19


◎ 终于使你不再爱我
——给阿夏(10)

一个王朝远去的背景,无法追寻。转身
发现风向已变。江山依在,却换了美人
我只是你可有可无的午夜茶点
你将我煮沸,泡开,轻轻一呷,又将我冷却,丢弃
我醒来的春天,被反复碾压之后,又被你扇了一记耳光

你却说,不是不爱,是无法忍受我的小蹄子
踩痛你的影子
无法忍受我将你的外衣一件一件扒光
再用我滚烫的唇,一遍一遍吻你
还咬住你的舌尖不放
最后,还用长长的涂了油彩的小指甲,企图将你的心抠出来看
而你,喜欢暗藏刀锋,行走江湖
就像月亮,喜欢在白云中自由穿梭
被点点的星光包围

亲爱,终于使你不再爱我了
乌鸦一语成谶。你消失在煮沸黑的夜里
我将长发盘起
将袖子捋起
回到灶台边
再次流着泪,升起炊烟
横下心来过日子

可是,我听到松涛声
为何会半夜惊醒,卷起珠帘,让月光走进来
为何隐居山林,耳畔却是大海低沉的无休止的喘息

亲爱,请再补我一刀吧
比如说,你爱我是因为寂寞
比如说,我只是你佳丽三千中的一朵
让我再心碎一次

2016-7-3修改,汇总

标签:情诗  原创  叔苴妹子  组诗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2-2017 情诗网 Qingsh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