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新诗赏析

郑玲《风暴蝴蝶》赏析

时间:2016-09-13 00:25:40   作者:霍俊明   来源:汉语新诗鉴赏   阅读:918   评论:0
内容摘要:郑玲(1931-),女。重庆人。著有诗集《小人鱼之歌》、《郑玲诗选》、《风暴蝴蝶》、《瞬息流火》等
风暴蝴蝶
 
漩涡水最深的季节
我看见一只白色的蝴蝶
从风暴的阴霾中飘来
像被
遗忘的颂歌的回声
爱情睥睨一切
 
看它那轻盈凄迷的模样儿
只是一朵
会飞的鲜花
只合到水仙鉴影的小溪上徘徊
别说风暴的咆哮了
即使是风暴
的一丝叹息
也能把它卷走甚至粉碎
我真不明白
它怎能把最温柔的渴望
与暴风雨交织在一起的
 
小小的蝴蝶穿越了风暴
却超越了风暴的猛烈
一飘来就变成一息清风
愉快地吹入他人的命运
在那些零落的和憔悴的之间
反复地出现久久的萦绕
以一种醉心融骨的热情
不断地寻找秘密的花序
拿自己的翅儿折成信封
向四处投递阳光的消息
悄悄地催促着花树:
再开一次,再开一次吧
最后的一次
远比第一次更为美丽
 
谁能像这样懂得抚慰
痛苦
我不再怀疑了
这小小的白色的蝴蝶
肯定是从风暴中飞来的
 
(选自:诗集《风暴蝴蝶》)
 

  【赏析


  诗歌作为一种语言、思与存在的最为凝聚的体现形态,更像一束时代黑夜中凝结的火焰。诗作为一种不无神秘而神圣的言说方式,作为语言与灵魂的双重涉险与发现,很少有人能企及它。而玩弄文字制造垃圾又自以为是的诗人又太多。真正的诗总是选择个别人去完成。在此意义上,诗歌选择了郑玲,郑玲也在辽远而粗砺的时代和生存背景下,以静穆而知性的灵魂、隐秘而丰富的言说方式击中了诗歌,听从了诗神那久远而永恒的召唤。


  《风暴蝴蝶》正是诗人对那个惨痛时代中葆有个人良知的最好记录,呈现了知识分子的灵魂史,也同时镌刻下时代的墓志铭。这首诗更容易从绿原、牛汉等流放诗人的诗歌写作和人格力量中得到互文性的解读。这风暴中的蝴蝶正是诗人自身最好的命运履历的隐喻,以柔弱之躯经受了难以想见的时代的风暴,历经劫难却获得永存。这只受难的蝴蝶终于催来了美丽的春天的到来。当这花的信息洒遍了青青的原野,郑玲的诗歌生命也重新焕发了生机。确实,郑玲在文革结束之后重新焕发了诗意的青春,写下为数不少的优异的诗篇,尤其是在90年代郑玲的诗歌写作无论是在经验和哲思的体悟上还是在诗歌技艺的锤炼上都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准。这不能不令人称奇,保持长久的对诗歌的激情和省思,在半个多世纪的风云中仍然笔耕不辍,这本身就是值得敬佩的。


  郑玲的诗有一种切入骨髓的时间感,作为生存个体而言,这时间的浩浩巨手最终都将一切成为过往,一切鲜活和圆润都化为枯稿,一切坚固的东西都烟消云散。郑玲作为一个有语言良知和道德感的诗人,在数十年的诗意和诗艺的探询与创造中,她深知诗歌是一种神秘而神圣的言说方式的祈祷与沉思。她的诗成为一种最好的记忆方式,诚如布罗茨基所言"诗歌是对人类记忆的表达"。而郑玲的诗恰恰是一个苦难记忆的见证。

标签:新诗  赏析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2-2020 情诗网 Qingsh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