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新诗赏析

胡风《旅途》赏析

时间:2016-09-13 00:28:54   作者:屠岸   来源:汉语新诗鉴赏   阅读:1075   评论:0
内容摘要:胡风(1902-1985),本名张光人。湖北蕲春县人。著有诗集《野花与箭》、《为祖国而歌》等多种,另著有文艺评论集《文艺笔谈》、《论现实主义的路》等。
旅途
 
我抱着褪色的梦,
徘徊在荒野的路上;
空中掠过凄清的雁声,
四面是无际的寒茫——
我知道这就是暮了。
 
我背着褪色的梦,
在暮色寒茫里前进;
前面是逶迤的松林,
前面是浩漫的黑影——
我就颓然地坐下了。
 
我倚着褪色的梦,
在萋萋的衰草里;
望着迷蒙的月影,
听着隐约的柝声——
我默想众生都被祝福了。
 
我靠着褪色的梦,
昏昏地睡去了:
醒来时,
月儿已归,
四周已黑——
呵,拥抱吧,
我底好友,黑夜!
 
    --1926年深秋
 
(选自《胡风短诗选》香港银河2006年版)
 

  【赏析


  这是一首四节二十二行的短诗,题曰《旅途》。诗中写一位旅行者,在徘徊,跋涉。时间是从薄暮到黑夜,地点是在荒野的路上。这位旅人以第一人称“我”出现,形象从朦胧到鲜明。

  “我”和“梦”紧密联系着。从第一节到第四节,每节第一行都写梦,第一节:“我抱着褪色的梦”;第二节:“我背着褪色的梦”;第三节:“我倚着褪色的梦”;第四节:“我靠着褪色的梦”。梦,始终是“褪色的”。先是“抱”在胸前俳徊,之后是“背”在背上前行,然后是斜“倚”着它望月,最后是背“靠”着它睡去。“我”拥有一个理想的梦,然而,它已经褪色了。尽管如此,“我”始终不放弃它,仍然要抱着它背着它倚着它看它靠着它。我和梦一同听空中掠过的凄清的雁鸣,一同面对逶迤的松树林,一同凝望迷蒙的月色,一同聆听隐约的柝声,一同睡去,一同醒来,一同拥抱无边的黑夜。这位人生道路上的旅人,“我”,经历着种种坎坷与崎岖、凄惶与无奈,幽明与黑暗,却始终依偎着这个“梦”,尽管它已经是褪了色的。

  人生正处在“荒野的路上”,正颠踬在“无际的寒茫”中,正徘徊在“浩漫的黑影”里,正苏醒在“月儿已归,四周已黑”的夜幕下。然而,那个梦,依然是“我”的伴侣,“我”的依靠,“我”的寄托。尽管,它已经是褪了色的。

  “黑夜”,成了“我”的“好友”。“我”要拥抱黑夜,因为“我”始终拥有梦,因为这是个没有失去梦的黑夜。永远的追索,永远的向往,永远的执着!

  这首诗,使人想起鲁迅的《过客》。过客的耳边始终有一个声音在催他前进。

  这是胡风写于早年的一首短诗,但,难道不是一种预示,不是他整个一生的写照吗?
  四个诗节,结构严谨,用字精当,意蕴深厚。在胡风的全部作品中,这首诗似乎没有受到太大的重视。但我想它的价值不会随时光的流逝而被埋葬。它将长存。

标签:新诗  赏析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2-2020 情诗网 Qingsh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