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中国新诗

卞之琳诗选

时间:2016-09-19 08:44:01   作者:卞之琳   来源:网络   阅读:466   评论:0
内容摘要:卞之琳(1910年-2000年)江苏海门人,曾用笔名季陵,祖籍江苏溧水,汉园三诗人之一、文学评论家、翻译家。
  卞之琳 (1910年-2000年)江苏海门人,曾用笔名季陵,祖籍江苏溧水,汉园三诗人之一、文学评论家、翻译家。
  1929年入北京大学英文系就读,接触英国浪漫派、法国象征派诗歌,开始新诗创作。1931年发表作品。1933年毕业于北京大学英文系,同年出版诗集《三秋草》,1935年出版《鱼目集》,次年又与李广田、何其芳合出《汉园集》。1942年《十年诗草》出版。1946年到南开大学任教。1946年至天津南开大学任职一年。1947年作客英国牛津,1949年归国任北京大学西语系教授(1949-1952)。1951年出版诗集《翻一个浪头》。1953年任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1964年后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研究员。此外还担任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第一、二届外国文学评议组成员,中国莎士比亚研究会副会长,中国作家协会理事,顾问等职。长期从事W.莎士比亚等外国作家作品的翻译、研究,著译有《莎士比亚悲剧论痕》、《英国诗选》等。此外还出版诗论集《人与诗:忆旧说新》。2000年1月,卞之琳获得了首届“中国诗人奖──终生成就奖”,同年12月逝世。
  著有诗集《三秋草》、《鱼目集》、《慰劳信集》、《十年诗草》、《翻一个浪头》、《雕虫纪历1930-1958》等。 

 尺八

 象候鸟衔来了异方的种子,
 三桅船载来了一枝尺八。
 从夕阳里,从海西头,
 长安丸载来的海西客。
 夜半听楼下醉汉的尺八,
 想一个孤馆寄居的番客
 听了雁声,动了乡愁,
 得了慰藉于邻家的尺八。
 次朝在长安市的繁华里
 独访取一枝凄凉的竹管……
 (为什么年红灯的万花间,
 还飘着一缕凄凉的古香?)
 归去也,归去也,归去也——
 象候鸟衔来了异方的种子,
 三桅船载来一枝尺八,
 尺八乃成了三岛的花草。
 (为什么年红灯的万花间,
 还飘着一缕凄凉的古香?)
 归去也,归去也,归去也——
 海西人想带回失去的悲哀吗? 


 断章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
 看风景人在楼上看你。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
 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寂寞

 乡下小孩子怕寂寞,
 枕头边养一只蝈蝈;
 长大了在城里操劳,
 他买了一个夜明表。

 小时候他常常羡艳
 墓草做蝈蝈的家园;
 如今他死了三小时,
 夜明表还不曾休止。 


 圆宝盒

 我幻想在哪儿(天河里?)
 捞到了一只圆宝盒,
 装的是几颗珍珠:
 一颗晶莹的水银
 掩有全世界的色相,
 一颗金黄的灯火
 笼罩有一场华宴,
 一颗新鲜的雨点
 含有你昨夜的叹气……
 别上什么钟表店
 听你的青春被蚕食,
 别上什么古董铺
 买你家祖父的旧摆设。
 你看我的圆宝盒
 跟了我的船顺流
 而行了,虽然舱里人
 永远在蓝天的怀里,
 虽然你们的握手
 是桥!是桥!可是桥
 也搭在我的圆宝盒里;
 而我的圆宝盒在你们
 或他们也许就是
 好挂在耳边的一颗
 珍珠——宝石?——星? 


 音尘

 绿衣人熟稔的按门铃
 就按在住户的心上:
 是游过黄海来的鱼?
 是飞过西伯利亚来的雁?
 “翻开地图看,”远人说。
 他指示我他所在的地方
 是哪条虚线旁的那个小黑点。
 如果那是金黄的一点,
 如果我的座椅是泰山顶,
 在月夜,我要你猜你那儿
 准是一个孤独的火车站。
 然而我正对一本历史书。
 西望夕阳里的咸阳古道,
 我等到了一匹快马的蹄声。 


 距离的组织

 想独上高楼读一遍《罗马衰亡史》,
 忽有罗马灭亡星出现在报上。
 报纸落。地图开,因想起远人的嘱咐。
 寄来的风景也暮色苍茫了。
 (醒来天欲暮,无聊,一访友人吧。)
 灰色的天。灰色的海。灰色的路。
 哪儿了?我又不会向灯下验一把土。
 忽听得一千重门外有自己的名字。
 好累呵!我的盆舟没有人戏弄吗?
 友人带来了雪意和五点钟。 


 旧元夜遐思

 灯前的窗玻璃是一面镜子,
 莫掀帷望远吧,如不想自鉴。
 可是远窗是更深的镜子:
 一星灯火里看是谁的愁眼?

 “我不能陪你听我的鼾声”
 是利刃,可是劈不开水涡:
 人在你梦里,你在人梦里。
 独醒者放下屠刀来为你们祝福。 


 鱼化石(一条鱼或一个女子说)

 我要有你的怀抱的形状,
 我往往溶于水的线条。
 你真象镜子一样的爱我呢,
 你我都远了乃有了鱼化石。 


 半岛

 半岛是大陆的纤手,
 遥指海上的三神山。
 小楼已有了三面水
 可看而不可饮的。
 一脉泉乃涌到庭心,
 人迹仍描到门前。
 昨夜里一点宝石
 你望见的就是这里。
 用窗帘藏却大海吧
 怕来客又遥望出帆。 


 雨同我

 “天天下雨,自从你走了。”
 “自从你来了,天天下雨。”
 两地友人雨,我乐意负责。
 第三处没消息,寄一把伞去?

 我的忧愁随草绿天涯:
 鸟安于巢吗?人安于客枕?
 想在天井里盛一只玻璃杯,

 明朝看天下雨今夜落几寸。


标签:诗人  诗选  卞之琳  
上一篇:何其芳诗选
下一篇:李广田诗选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2-2017 情诗网 Qingsh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