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情诗论坛

又见雨飞《正在流逝的》外四首

时间:2016-09-20 08:17:05   作者:又见雨飞   来源:情诗论坛   阅读:266   评论:0
内容摘要:又见雨飞《正在流逝的》外四首
《正在流逝的》

黄昏时分,他们谈到天气 温度 风向
偶尔谈到性
广叶兰在风中颤动
鼻息缓慢和均匀
远处江面沉静,垂暮的男人
在木椅上打盹

草地上奔跑的孩子
多年前的羊群躺在云朵低处,
微微喘息
此时,她正侧着脸庞,紧紧盯住
正下沉的斜阳,斜阳下
的江水,江水深处
记忆的碎片

他闭上眼“我是否曾真的爱过
这个陌生的女人?”


《堕落或其他》

更多的时候,她不曾想到这个词
它始终在她体内
发亮、尖锐,孤独又倔强
潮湿的暗室,红光闪烁

她习惯于黑夜,黑夜里的黑
黑挨着黑,黑套着黑,黑攥着黑,黑说着黑
鱼鳞偶尔反射光线
她戴很厚的面具,游弋自如
声色潮水般涌来。镁光灯
霓虹,高分贝,大麻,肾上腺素
注射器。熟悉的气味和光影
她感觉自己真实的虚无

而这个词,有时跳出来,横在她眼前
带着匕首的寒光。她惊悚地挺直胸口
粗声地喘气
烟蒂忽明忽暗

风带着色彩,黑夜正在深入


《身体里的河流》

母亲走了
留一条河流在他体内

河水缓缓行进,蜿蜒曲折
川流不息的日夜、车水马龙的炊烟
波光粼粼,照耀他中年的日子

沉淀下来的泥沙,
时常淤积胸口
更多的卵石、蚌壳、藻类
载着母亲的那只搁浅小舟
随波起伏,
溅湿、冲刷、剥蚀
裸露他经年的秘密,压抑着的轻
秘密中的残骸,泛白的骨头

河流也老了。最终冲走了他的身体
躺在黄天厚土之间,倾听那株刚刚
从他身上长出的草,
随风颤动的和弦

他终于舒展开了紧张一生的手指


《瞬间》

一定是在一个秋天的午后,
广袤的田野被风吹拂
大雁南飞,树木静美
空气中流淌蒲公英和泥土的清香

我高速驾驶的汽车
准确冲出高速公路的水泥栅栏
彩虹挂在半空,雁鸣一闪而逝
田野深处弯腰的老农,
突然抬起他沟壑纵横的额头


《核》

打开一枚核,
钝器有沉重的爆裂声
而优雅的弧线会来自一把利器

核通常隐藏在幽暗的甬道里
磷火闪烁其辞
“万籁俱寂,或者歇斯底里”
核内心的隐秘、质感、密度和气味鲜有人知

一个女人一生有几次打开核?

初夜。玫瑰徐徐绽放,瑟瑟抖动的月白色衣衫
湿润的海藻,浮动的长发
血腥和死亡的影子绰绰,好远!而深夜的风真大!
她的嘴唇更接近冰棱的角度

临盆接踵而至。
她听到盆骨、肌腱、韧带、血管撕开时
尖利的叫声
“这个冬天好漫长”
机械、刀刃、器皿碰撞的声音,
高亢、磁性、优美、绵长
“风何时才能退去?”

疤痕最初是深红色的,厚,倔强
像极她少女时的嘴唇
肉在愈合,疤慢慢淡去,
一些血渍洒在宣纸上,香气弥漫
散开来,淡下去,
知觉和触觉也淡下去,淡到她眼角的鱼尾
淡到她越来越安静的唇纹
淡到她不知何时盘起的卷发里
淡成风,淡成每日炒的卷心菜
淡成随她一同归去的
那抹尘埃

标签:情诗  原创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2-2018 情诗网 Qingsh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