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新诗赏析

孙大雨《诀绝》赏析

时间:2016-10-31 14:33:59   作者:许燕转   来源:汉语新诗鉴赏   阅读:879   评论:0
内容摘要:孙大雨(1905-1997),本名孙铭传。上海市人。五四时期开始新诗创作。诗作未见结集。
诀绝
 
天地竟然老朽得这么不堪!
我怕世界就要吐出他最后
一口气息。无怪老天要破旧,
唉,白云收尽了向来的灿烂,
太阳暗得像死尸的白眼一般,
肥圆的山岭变幻得像一列焦瘤,
没有了林木和林中啼缘的猿猴,
也不再有山泉对着好鸟清谈。
大风抱着几根石骨在摩裟,
海潮披散了满头满背的白发,
悄悄退到沙滩独自叹息
去了:就此结束了她千古的喧哗,
就此也开始天地和万有的永劫。
为的都是她向我道了一声诀绝!
 
(选自《新月诗选》,新月书店1931年版)
 

  【赏析


  孙大雨是跨越前后期新月社的重要成员。他的创作受美国意象派诗歌的影响较深,注重格律的谨严,辞藻的华丽,想象的优美,这些特点在其成名作《夏云》中早已有所表现。而作为十四行诗在中国的最早引入者,其代表作《诀绝》中则更为淋漓尽致。


  《诀绝》写失恋的巨大痛苦,在层层累加而又回环往复的追问中,一切美好、年轻、美丽、生机勃勃的如灿烂的白云、活泼的猿猴、山泉好鸟对谈都失去了原有的光彩,而只是破旧、暗淡、死寂、苍老与丑陋,这种夸饰的对比与新月派主导风格比较融洽。而最后诗人终于点出这一切的原因:“为的都是她向我道了一声诀绝!”,这种“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的场景一下子跃然纸上,让读者沉浸在营造的痛苦的场景中,骤然领悟到错失的爱情的珍贵与内心的绝望。这种写法,极容易抓住读者的内心,扣人心弦。


  而配合这种层层递加、回环往复的情感表现的,诗人在韵式方面其韵式为“ABBA、ABBA、CCD、CCD”诗行的高低,以韵式排列,错落有致又不显凌乱,显示出诗人圆熟自如的驾驭能力。当然,孙大雨此诗也显示了一定的尝试性,毕竟无法做到炉火纯青。正如梁宗岱曾经指出,孙大雨把简约的中国文字造成绵延不绝的十四行诗,其手腕已有不可及之处,但节奏尚未能十分流动,音韵尚未能十分铿锵,并批评前四句四十言中只有十言是平声,缺乏抑扬顿挫。梁宗岱确实道出实情,此诗自然显示了一定的尝试性,但从另一个角度看,整首诗情感是从弱到强的递进攀升的,是从平伏到“开始天地和万有的永劫”的发展的,因此无须苛求前面的跌宕起伏,而应该更深入体会诗人的用心良苦。


  《诀绝》之后的《自己的写照》更体现出如徐志摩所赞的“十年来最精心结构的诗作”的气魄,甚至其整体格局与艾略特的《荒原》有异曲同工之妙,是诗人的一个提升。

标签:新诗  赏析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2-2018 情诗网 Qingsh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