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历代诗词

李煜《相见欢·林花谢了春红》鉴赏

时间:2016-11-05 17:07:36   作者:佚名   来源:网络   阅读:193   评论:0
内容摘要:全词笔直意径,平白上口,自然流畅,清新爽冽。词中写景,晓白如画,历历在目;词中写意,一波三折,幽婉动人。用情深则笔愈直,其意切则句愈白,写景写情,写人写恨,虽是天成随性,但却高妙无比。
  相见欢①


  林花谢了春红②,太匆匆③,

  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④。

  胭脂泪⑤,留人醉⑥,几时重⑦?
  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⑧!

  ①此词调名于《乐府雅词》中作《忆真妃》,《花草粹编》中于李后主下注为《乌夜啼》。这首词是李煜后期词作的代表作之一。

  这首词为李煜入宋后所作,抒写人生失意的无限怅恨,是一篇即景抒情的名作。

  词的上片写景,通过风雨摧花花凋零的景象描写,寄寓作者的感伤和无奈情怀。起句“林花谢了春红”,明白如话,平直而入,但却意在笔先,一笔见情。“春红”本是春未尽之景,但却偏偏“谢了”,暗有惜恋之情。如果说此句尚是暗点,而“太匆匆”句出,则语意见明。一个“太”字,无限惋惜,无限依恋,直是一声浩叹,一笔千钧。花开花谢本是自然,为什么作者以“太匆匆”议之?三句“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直叙其因,铺排其事。句中“朝”“晚”当是复指,指风雨摧残之盛。这既是自然的景象,也是作者境遇、心情的写照,尤其“无奈”一词用于此,太多感慨,太多感恨,无以言表,其中寓孕了作者多少的苦痛和愤懑!正所谓“质具千钧,情同一恸矣!”此三句虽是写景,其实抒情,是以景色渲染情思,点破词题。

  词的下片写情,抒写作者哀往痛今的愁怨怅恨。“胭脂泪”取杜甫“林花著雨胭脂湿”句化用之,以“泪”代“湿”,以人情代花意,别具特色而哀艳异常。“留人醉,几时重”,有叙有问,叙的是相惜相别之难堪,问的是相聚再见之难得,人生离恨难过于此,于是作者禁不住一声长叹:“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上片尾句破题,此句于此结题,一气呵成,去势难收。今人周汝昌有细评此句:“先师顾随先生论后主,以为‘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其美中不足在‘恰似’,盖明喻不如暗喻,一语道破‘如’‘似’,意味便浅。如先生言,则窃以为‘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恰好免去此一微疵,使尽泯‘比喻’之迹,而笔致转高一层矣。”亦正如王国维《人间词话》中云:“词至李后主而眼界始大,感慨遂深,变伶工之词而为士大夫词。周介存置诸温(庭筠)、韦(庄)之下,可谓颠倒黑白矣。‘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金荃》、《浣花》,能有此气象耶?”其实,李煜之词“眼界始大”,当是其饱尝失国之痛后。他把自己的怅恨与人生的思索联系起来,把个人的悲苦与生命的无奈统一起来,所以使他的词有了更多的哲理性、更大的概括力和更强的感染力。

  全词笔直意径,平白上口,自然流畅,清新爽冽。词中写景,晓白如画,历历在目;词中写意,一波三折,幽婉动人。用情深则笔愈直,其意切则句愈白,写景写情,写人写恨,虽是天成随性,但却高妙无比。所以这首词向来被视为精品。

  ②林花:树林中的繁花。谢:辞别,凋谢。春红:春天鲜艳的红色,也代指春天里的花朵。全句意谓林中的繁花已红褪香消、凋零飘落。

  ③匆匆:吴本二主词作“忽忽”。

  ④无奈:吕本二主词、萧本二主词、侯本二主词等均作“常恨”。

  ⑤胭脂泪:红色的泪,这里指女子的眼泪。胭脂,古代妇女化妆用的红色颜料,可作画,亦可泛指红色。女人流泪,泪水流过涂有胭脂的脸颊,带下红色,即为胭脂泪。

  ⑥留人醉:《乐府雅词》、《花草粹编》、《词综》、《历代诗余》、《全唐诗》等本均作“相留醉”。留人,把人留住。

  ⑦几时重;何时才能重逢。重,重见,重逢。

  ⑧自是:本是,正是。

标签:五代十国  李煜  相见欢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2-2017 情诗网 Qingsh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