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新诗赏析

顾城:关于《小诗六首》的信

时间:2016-12-05 16:00:05   作者:顾城   来源:网络   阅读:349   评论:0
内容摘要:顾城:关于《小诗六首》的信
XX老师:
  您每次转来的读者来信,都收到了。谢谢您!
  这些信同我另外收到的那些信一样,基本上是议论那几首小诗的(即《诗刊》八0年十月号发的《小诗六首》)。来信者大部分认为 这样的诗是能接受的,是赞扬的,但也有一些表示了疑惑和不解。有许多青年同志,很仔细地讲了对这几首诗的看法,和读诗后引起的联想, 要求印正。他们都很真诚。我一直想能一一回复;但无奈来信太多,实在力不从心。
  最后,《文汇报》又发表了一位老诗人的文章,中间提及了《小诗六首》中的《远和近》。文章在例举了一些报刊对小诗的不同看法和解释后,说“不知道作者看了这两种文章之后,究竟有什么感想”,看来,还是要我回答。
  对于解释自己的诗,我是不喜欢的。因为我有个想法,认为读诗并不是考古。读者只要能从诗中,找到一些自己的过去和未来,似乎就够了,不必去力求原意(当然,研究者除外)。而且,我喜欢安静,安安静静地走向未来。但现在不行了,呼声不绝于耳,再不自白一下 ,就大有恶作剧的嫌疑了。
  在《小诗六首》中,获得争议较多的有四首。下边,就是我对它们的理性注释;虽然,最初触发这些小诗创作意念的,并不是理性。
 
  在夕光里
 
  在夕光里,
  你把嘴紧紧抿起:
  “只有一刻钟了!”
  就是说,现在上演悲剧。
 
  “要相隔十年、百年!”
  “要相距千里、万里!”
  忽然你顽皮地一笑,
  暴露了真实的年纪。
 
  “话忘了一句。”
  “嗯,肯定忘了一句。”
  我们始终没有想出,
  太阳却已悄悄安息。
 
  这首诗是写一个分别的戏剧性场面。富有孩子气的“我”和“你”,都带有一种快活的玩笑心理,来努力扮演人们习惯的感人角色。他们不断用夸张的话语,来加深悲剧感,但不很成功。
  这里主要表现一种对习惯又好奇又不敬的儿童心理;“顽皮时一笑”就使神圣而古老的浪漫派情感,黯然失色。
 
  远和近
 
  你,
  一会儿看我,
  一会儿看云。
 
  我觉得,
  你看我时很远,
  你看云时很近。
 
  这首诗很像摄影中的推拉镜头,利用“你”、“我”、“云”主观距离的变换,来显示人与人之间习惯的戒惧心理和人对自然原始的亲切感。
  这组对比并不是毫无倾向的,它隐含着“我”对人性复归自然的愿望。
 
  泡影
 
  两个自由的水泡,
  从梦海深处升起……
 
  朦朦胧胧的银雾,
  在微风中散去。
 
  我像孩子一样,
  紧拉住渐渐模糊的你。
 
  徒劳地要把泡影,
  带回现实的陆地。
 
  这首诗有两个主要形象:两个自由的水泡——“我”和“你”。全诗既是一个睡眠苏醒的过程,又是一个逐渐长大、告别童年梦幻的过程。这个过程,是一个梦幻和现实相矛盾的过程。
 
  弧线
 
  鸟儿在疾风中
  迅速转向
 
  少年去捡拾
  一枚分币
 
  葡萄藤因幻想
  而延伸的触丝
 
  海浪因退缩
  而耸起的背脊
 
  这首诗外表看是动物、植物、人类社会、物质世界的四个剪接画面,用一个共同的“弧线”相连;似在说:一切运动、一切进取和退避,都是采用“弧线”的形式。

  在潜在内容上,《弧线》却有一种叠加在一起的赞美和嘲讽:对其中展现的自然美是赞叹的,对其中隐含的社会现象是嘲讽的。


  老师,虽然我的“注释”是很浅陋、简单、不成论述的,但由于前面所讲的那些原因,我仍希望能借贵刊一角,披露一下,不知是否可能?
  谨在此一并向我的青年诗友们问好、致歉!
  祝你愉快
 
        顾城
        1981年5月18日

标签:新诗  赏析  顾城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2-2017 情诗网 Qingsh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