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 > 诗人风采

老秋《时间的台阶》选章

2021-04-29 10:53:46老秋情诗网6540
内容摘要:老秋,中国作协会员。作品散见《散文诗》《星星•散文诗》《散文诗世界》《岁月》等报刊,入选《2013年中国当代散文诗》《中国年度优秀散文诗2016卷》《2015中国年度作品•散文诗》《2018中国年度最佳散文诗选》《中国散文诗一百年大系》等选本。出版诗集《老秋的诗》《老秋的诗Ⅱ》,散文诗集《时间的台阶》。

时间的台阶


   我一步一步,登上黑白琴键般的台阶。这么多年,我一直这样走着,从来不去触摸生锈的栏杆。
   我要回到钟声的内部,让滴答的雨水穿过沉默的胸膛。如果放弃,就再也拢不住阔大的风声,直到坠入黑暗,或无边的苍穹。所以现在,必须端正将倾的身影,在漫长的时间中,绝不妥协。
   请跟上我的节奏,让我与你一起抗拒寒冷与孤单。那颗包裹的心啊,在幽深的隧道之间,始终是一盏最亮的灯,默默闪烁,守望着忠贞的爱。
   我布满的柔情,像从岩石上提炼的花朵,从钢水中熔化的铁,从葳蕤新绿中勃发的芽,把每一秒的歌声都送到你的耳边。
   趁寒霜没有封锁窗台,在比秋风还醉的爱里,我们彼此怀念,与时间一同走远。

老秋《时间的台阶》选章


西园夜饮

   我没有多余的话要说。现在,我在红尘一饮而醉。
   只要不折断那些飘拂的杨柳,莹白的瓷杯,还有我的心不会出现隐隐的裂纹,我都能够坐拥江山,万里和平。
   如果风大了,我坦露胸怀,在肆虐的燃烧下,没有痛苦。
   我相信,幽深的梦中还有芬芳的花朵。
   我相信,一杯酒能拴住时光抽打的鞭子。
   喝酒之前是我,醉酒之后还是我。
   我会挥动一把铁镐,在西园里种下一亩月光、三斤绿色以及一升箫声。这相守的滋味,需要无声地忍耐,慢慢地品尝下去。


   夜语

   我坐在这里,和夜晚对话。
   这么多年了,我还是这样在一根琴弦上颤抖不安,孤独而深刻。
   如果树木的年轮不再扩大,蓊郁的记忆不再遗失,我会不会拿出生锈的剪刀,颤动不停?像一件清瘦的衣衫,贯穿着整个夜晚。
   有时候我很渺小,在灯火的溺陷中,一个劲地摇晃。
   有时候我也很强大,甚至都能捉到影子,在风中一齐歌唱。
   对于那些伤害我的人和事,我原谅了他们,也就是解脱了自己。



我和诗的一场泪水

   有时候,我想故意制造一些慌乱,看看诗行中蜿蜒起伏的泪水该向哪个方向奔涌。
   在山川和原野间呼啸而过,在村庄和田畴间绸带一般舞动。
   风雨践踏过,大地埋葬过,可什么样的力量促使这场泪水毫无顾忌地奔跑?弱小、孤单、需要保护,我甚至感觉到,它们都是一群调皮可爱的孩子,我不会独自穿越黑暗,把它们丢在深夜里哭泣。
   我会带领它们,在皱纹的河流中,剥掉内心的岩层。
   自始至终,它们比我沉重得多,但从来一言不发,像热爱生活一样,给我安宁与希望。


   尘埃

   穿过时间的熔炉,这些轻飘飘的尘埃为什么顽固不化,为什么不肯撤退得干干净净?
   像久违的老朋友,眼里容不得一点沙子,看上去还是那么熟悉和亲切。
   但彼此都心照不宣,一粒尘埃也是一颗柔软的灵魂,它面对风云漫卷的生活,从来没有抱怨和委屈。
   只有把自己累得疲劳不堪,我才能看到它纯洁的笑脸。
   我动用一根根细长的睫毛,扎紧篱笆,把一面镜子的折射之光关在门外。
   从不否认,尘埃落定。
   喧闹的潮水渐渐隐退,天地是不是可以像一句梦呓,最后安静下来?


   废墟里的阳光

   我敢肯定,站在一堆废墟里观察阳光,这是多么悲伤的事情。
   事实上,很多年以前,这些破碎的阳光,就在我的脑海挥之不去。我被惊呆了,却又无力拾取它们的骨肉。
   一朵阳光与另一朵阳光之间,有着某种神秘的联系。它们欢快地跳舞,像水妖的长发,无穷无尽,聚拢而又分散。
   当然,我拒绝清醒的记忆,情愿它们就这样,在一场大雾中慢慢散去。我如同一根三叶草,细小、甜蜜并深深地孤独着。这片倒塌的废墟,正是我养育思念的牧场。
   那一天我独自流连,又轻又薄的阳光灌满内心。我只有与它们靠得更近,才能看清远方,像美好的生命一样,脆弱而安详。

老秋《时间的台阶》选章
【作者简介】
      老秋,本名李钢,1974年生。中国作协会员。作品散见《散文诗》《星星•散文诗》《散文诗世界》《岁月》等报刊,入选《2013年中国当代散文诗》《中国年度优秀散文诗2016卷》《2015中国年度作品•散文诗》《2018中国年度最佳散文诗选》《中国散文诗一百年大系》等选本。出版诗集《老秋的诗》《老秋的诗Ⅱ》,散文诗集《时间的台阶》。


标签:老秋  
上一篇:风重《小令十二首》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2-2021 情诗网 Qingsh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