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外国诗人

兰波诗选(法国)

时间:2016-07-30 22:46:19   作者:兰波   来源:网络   阅读:3019   评论:0
内容摘要:兰波(ArthurRimbaud)(1854-1891),19世纪法国著名诗人,早期象征主义诗歌的代表人物,超现实主义诗歌的鼻祖。现存的兰波的诗有140首左右,主要在16至19岁期间所写。在兰波早期的诗中可以看出帕尔纳斯派的影响,后期诗作加强了象征主义色彩。主要诗集有《地狱的一季》、《灵光集》。
黄昏

夏日蓝色的黄昏里,我将走上幽径,
不顾麦茎刺肤,漫步地踏青;
感受那沁凉渗入脚心,我梦幻……
长风啊,轻拂我的头顶。

我将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动;
无边的爱却自灵魂深处泛滥。
好像波西米亚人,我将走向大自然,
欢愉啊,恰似跟女人同在一般。

程抱一 译


奥菲利娅

1

在繁星沉睡的宁静而黝黑的的水面上
白色的奥菲利娅漂浮着象一朵大百合花,
躺在她修长的纱巾里极缓地漂游……
--远远林中传来猎人的号角。

已有一千多年了,忧郁的奥菲利娅
如白色幽灵淌过这黑色长河;
已有一千多年,她温柔的疯狂
在晚风中低吟她的情歌。

微风吻着她的乳房,把她的长纱巾
散成花冠,水波软软地把它晃动;
轻颤的柳条在她肩头垂泣,
芦苇倾泻在她梦幻般的宽阔天庭上。

折断的柳条围绕她长吁短叹;
她有惊醒昏睡的桤木上的鸟巢,
里面逸出一阵翅膀的轻颤:
--金子般的星辰落下一支神秘的歌。

2

苍白的奥菲利娅呵,雪一般美!
是啊,孩子,你葬身在卷动的河水中
--是因为从挪威高峰上降临的长风
曾对你低声说起严酷的自由;

是因为一阵风卷曲了你的长发,
给你梦幻的灵魂送来奇异的声音;
是因为在树的呻吟,夜的叹息中
你的心听见大自然在歌唱;

是因为疯狂的海滔声,象巨大的喘息,
撕碎了你过分缠绵温柔的孩儿般的心胸;
是因为一个四月的早晨,一个苍白的美骑士
一个可怜的疯子,默默坐在你的膝边!

天堂!爱情!自由!多美的梦,可怜的疯女郎!
你溶化于它,如同雪溶化于火,
你伟大的视觉哽住了你的话语,
可怕的无限惊呆了你的蓝色眼睛!

3

诗人说,在夜晚的星光中
你来寻找你摘下的花儿吧,
还说他看见白色的奥菲利娅
躺在她的长纱巾中漂浮,象一朵大百合花。

飞白 译


晨思

夏日,凌晨四点,
爱情的睡眠正酣,
树林中的黎明
散发着节日之夜的气息。

而在那开阔的工地上,
迎着赫斯佩里得斯的太阳,
木工们已经卷起袖子
开始晃动。

在苔藓的荒漠中,
他们默默地制作棺木。
其中城市的珍宝,
将在虚拟的天空下发笑。

啊?为了这些美好的工人们,
巴比伦国王的臣民,
维纳斯!暂时放开这些情人,
他们的灵魂戴着花冠。

噢,牧羊人的女王!
快给工人们送去烈酒,
愿他们的力量平息,
以等待正午大海的沐浴。

王以培译


感觉

在蓝色的夏晚,我将漫步乡间,
迎着麦芒儿刺痒,踏着细草儿芊芊,
仿佛在做梦,让我的头沐浴晚风, 
而脚底感觉到清凉和新鲜。

我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说, 
一任无限的爱从内心引导着我, 
我越走越远,如漫游的吉卜赛人, 
穿过大自然,象携着女伴一样快乐。 

飞白译


冬梦
献给……她

冬天,我们钻进一节玫瑰色的车厢,
里面有蓝色的座椅。
每个温软的角落,都有一个热吻的巢,
我们舒适无比。

闭上眼睛,不去看那玻璃上
晃动的黑影,
那些流窜的鬼怪,黑色的群魔,
黑色的狼群。

随后,你感到脸被抓伤,
一个小小的吻,像一只疯狂的蜘蛛,
爬到你的脖子上……

你连忙低头惊叫:“哪儿去了?”
——我们找了半天,
小虫已行至远方……

王以培译
 

流浪(幻想)

拳头湍在破衣兜里,我走了,
外套看起来相当神气;
我在天空下行走,缪斯!我忠于你;
哎呀呀,我也曾梦想过灿烂的爱情

我惟一的短裤上有个大洞,
——正如梦想的小拇指,我一路
挥撒诗韵,我的客栈就是大熊星,
我的星辰在天边发出窸窸窣窣的响声。

坐在路旁,我凝神谛听,
九月的静夜,露珠滴湿我的额头,
如浓郁的美酒。

我在幻影中吟诵,拉紧
破鞋上的松紧带,像弹奏竖琴,
一只脚贴近我的心!

王以培译


晚祷(幻想)

我坐着,像一位天使落在理发师手中,
手握一只带凹槽的大杯子,
弯腰垂头,叼着冈比埃烟斗,
吹着那掠过无形征帆的习习凉风。

就像旧鸽棚里热腾腾的鸽粪,
缤纷的梦想将我轻轻灼伤:
随后我那忧郁的心,像一块斑驳的废木,
滴着落花的阴影与年轻的金黄。

仔细地吞下我的梦想,
一气狂饮三四十杯,我又回转身来,
静思默想,敞尽心头尖刻的欲望:

就像主宰小到海索草大到雪松的万物之主,
我温柔地撒尿,朝着棕色的天空,
又高又远,并得到硕大的向日葵的赞同。

王以培译

 


远离飞鸟、牛羊、村姑,
我跪在欧石南丛中畅饮,
四周是温柔的榛树林,
飘着午后潮湿的青雾。

这年轻的瓦兹河如何让我解渴,
无声的榆树,无花的青草,沉闷的天。
我能从这葫芦里汲取什么?
几滴发汗的金汁,淡而无味。

就这样,我成了一面小客栈的破旗。
随后,一阵风暴扫荡天空,直到傍晚。
暮色笼罩的天地、湖水、钓竿,
幽蓝夜色中的廊柱、车站。

林间流水没入纯净的沙滩。
从天而降的风,将冰层投入池塘……
可正如垂钓黄金或贝壳的渔夫,
我可以无忧无虑地畅饮!

王以培译

标签:外国诗人  外国诗选  法国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2-2020 情诗网 Qingsh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