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同题临屏

第14期【母亲】同题诗赛金奖作品(袅袅琴音、南海之湄、冬子、涉江采芙蓉)

时间:2016-07-31 22:23:22   作者:情诗网   来源:情诗网   阅读:879   评论:0
内容摘要:第14期【母亲】同题诗赛金奖作品(袅袅琴音、南海之湄、冬子、涉江采芙蓉)
第十四期同题诗赛金奖作品 (2006-07-18 10:46:09)
分类: 诗赛活动

献给母亲的歌     文/袅袅琴音 

母亲,多少次
望着您满头的华发
佝偻的背影,蹒跚的步履
我的心便被揪得紧紧
盈满眼眶的是酸涩的泪滴

母亲,曾经
您是一盏明亮的灯
照耀着儿女前行的路程
您是一泓甘甜的清泉
滋润儿女幼稚的心灵
您是温暖的火炉
呵护着我们稚嫩的身躯
你是一把雨伞
为我们遮挡寒风冷雨,酷暑艳阳 

油灯下,您缝衣衫纳鞋底
小河边,您淘米洗菜洗衣
女儿病了,您每次都是背着上医院
儿子出远门,您临窗眺望,心已随行
您领着我们走过了艰难的岁月
随后,您又带着孙辈,含辛茹苦

母亲啊,
岁月的沧桑,把您的容颜变得苍老
却把您的心,慢慢变回了孩子
您偷偷看孙辈的童话书,小学生作文
您悄悄读西游记,聊斋,西湖民间神话

母亲,如今
您是黄昏中的夕阳,我们心中的珍宝
您像孩子一样,需要儿女的呵护关怀
今天是母亲节
请您收下一束康乃馨
让您往后的岁月
犹如这鲜红的花朵,馨香四溢


行千里        文/南海之湄 
——给病中的母亲

1.手中线
它真细
比看不见还细
比气若游丝更要细
只比距离粗

它在你一个日子的阳光下
随便的一颤  就没了

2.身上衣
湿润早已弃水而去  无关乎棉花的收成
椅子的一隅是缺憾的标志
硬朗却坚持着
独守空房  

从种小桃开始  一天一个样
脱下毛茸茸的胎衣
衣服就短了  房间里只有月亮絮絮叨叨的
三更天它也亮着

3.密密缝
妈妈,说一千道一万
你还是把我丢了 丢在身强力壮的人堆里
丢在大禹治水的寓言里
丢在阳春三月下江南的诗词歌赋里

妈妈,如果只是针对布
我混迹江湖的劣迹和嗷嗷待哺的孱弱是千真万确的
即便是藏进彩虹里
也会在针尖的感召下返回布衣

妈妈,人家都说我忧郁
忧郁的眼睛和忧郁的皮肤都像
划破的朵  像
一个浪子荡在一扯一拉的连接上

4.迟迟归
对花朵而言  在摆脱骨朵之后
会唱一首远远的歌  这首歌的内容往往与速度有关
缝在衣襟上  长在田野里
或者一阵风似的登上今夕是何年

背影是需要点睛的
而我的能力只能够操纵一星半点的驻足  你
再用胸腔抵挡一次风  这定住神魄的力气
是一片树叶  投在暗处的影子


五月,以一棵麦子的高度高度赞美你

文/冬子


题记:女人永远幽闭在自己的村庄和幸福之中 
  --写给母亲

<麦子熟了>

母亲
当麦苗齐胸
当牛羊把金黄当作题材吟唱
当村里人走出低矮的屋檐 热火朝天

有热烈的夏蝶蜂拥而至
有年轻的老人抽完最后一包旱烟
有布谷鸟啄伤五月的耳朵 
叫醒遍体的辛酸和疼

母亲 麦子熟了
母亲 锋芒毕露的日子到了
母亲 开镰的日子到了


<麦子丁丁>

母亲
你是麦苗青青的保姆
是麦子丁丁落入的最后一吻
是镰刀翻滚在麦浪的涟漪

将五月打磨的丰盈透亮
将宽阔的手掌深入庄稼的胸口
将牛羊宠成自己的孩子

为了体会一棵麦子 
您做过一棵麦子 深入腹地
随手惯出疼痛 拖泥带水
掷向这即将来临的拂晓
做麦子丁丁的爱人


<五月 以一棵麦子的高度高度赞美你>

母亲
昨晚 我梦见家乡的红马驹
跑在小麦金色的芒上
昨晚 我梦见您端坐在
五月的瘦小而又慈悲的河流之上
和爱人作三十年一次的亲热
和美好的粮食作短暂拥抱

母亲 请携带好土地和种子
携带上充足的盘缠和口粮 
重新盘点幸福
与太阳一起私奔 生下明天的孩子
雨水会冲去一切
包括皱纹 
包括阳光曲曲折折的五月

而在五月 辉煌的麦子
将长大 将边地风流
将颗粒无收
以最安静的姿势倒下
有光脊梁的男人低低的哭了
由一个梦到另一梦的飞奔

这个五月 母亲 
我要以一棵麦子的高度
高度赞美你
托你至一米五八 至高山
至树 至麦子的高度
以一棵麦子的高度高度赞美你
只需在这样一个夜晚
将村庄和一棵麦子
一起厚葬


永远的痛      文/涉江采芙蓉
  ----致我至爱的母亲(一组)
   
1.低处
    
没有鸟来歌唱,没有云来驻足
石碑蘸着沉重的暮色
刻下一道道伤痕,岁月结成了痂
已不再疼,却总是被荒草揪着心
    
风霜雨雪肆意欺凌你坟头的黄土
母亲,我知道你在仰望,我的忧伤和浅笑
只是,你固执地守在低处,从不言说

2.年关
    
站在季节脚下,摸到年关的额头,冰冷
一场大雪,覆盖步入回忆的所有小径
思念已干涸成冰,母亲的身影
脆薄如纸
灼痛,我的眼睛
    
年关,年关
风轻轻一推,年就进来了
母亲被那场雪,关在门外

3.回家


山,我回来了。

那条路弯曲着延伸,青葱的童年
在小草窠中跳舞
镰刀在山梁上闪着冷光
割伤了我的记忆
    
树,我回来了。
桃树,杏树,梨树,枝叶仍是萧疏
池塘边那棵老樟树,挂住我的目光
年轮,随风化入沧桑
        
老屋,我回来了。
门锁将往事锈蚀,书包积满灰尘
被厚茧纳成的布鞋,无声晾着
满地是痛。我无处落脚
    
母亲,我回来了。
村口,你守望的身影已被风吹到遥远
桃花洇红半个山坡
没有了你,母亲,我的家在哪?

标签:诗会  诗赛  活动  同题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2-2020 情诗网 Qingsh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