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外国诗人

聂鲁达《20首情诗与一支绝望的歌》(智利)

时间:2016-09-11 00:07:49   作者:聂鲁达   来源:网络   阅读:393   评论:0
内容摘要:巴勃罗·聂鲁达是智利当代著名诗人,聂鲁达的诗语言精练,格调清新,风格独特。1971年,因为他的诗歌具有自然力般的作用,复苏了一个大陆的命运和梦想而被授予诺贝尔文学奖。
第1首 女人的身体

女人的身体,白色的山峰,白色的大腿,
你柔顺地躺着,看上去就像是一个世界。
我粗野的农夫的身体挖掘着你,
并让儿子从大地的深处跳出。

我孤单如同一条隧道。鸟儿们在我这里飞离,
夜晚用它致命的入侵把我淹没。
为了自己存活我把你锻造成一件武器,
就像我弦上的箭,我弹弓上的石子。

复仇的时刻来到了,我爱你。
皮肤的,苔藓的,渴望的坚实乳汁的身体。
喔,胸房的酒杯!喔,朦胧的双眼!
喔,耻骨的玫瑰!你的声音是那样缓慢而哀伤!

我的女人的身体,我将沉醉于你的优美,
我的渴望,无限的请求,我的变幻莫测的道路!
永恒的饥渴漂流在黑色的河床上,
然后是疲倦,然后是无穷的疼痛。


第2首 光线包围着你

光线以它即将熄灭的火焰包围着你。
苍白黯淡的送葬者,你那样站着,
面对着那围绕你旋转的
古老黄昏的螺旋桨。

沉默吧,我的朋友。
独自呆在孤寂的死亡的这一时刻,
并让心中充满生命之火——
那毁灭日后的纯洁继承者。

从太阳伸出的果枝落在你的暗色外套上。
夜晚巨大的根
在你的灵魂深处迅速生长,
隐藏于你的事物于是再度显现
如同蓝色的苍白人群,
你新生,并获得滋养。

喔,在黑色与黄色的变幻中转动的
华美、丰饶和魅力之环:
上升,引领并占有生命中如此
丰富的创造物:花朵在枯萎,
它充满了忧伤。


第3首 啊,辽阔的树林

啊,辽阔的松林,呢喃的波浪,
缓慢游戏的光线,孤独的钟声,
黄昏的微光沉入你的双眼,玩具娃娃,
地壳啊,大地在你的内部歌唱!

在你的身体里河流歌唱,我的灵魂也随之消失,
就像你的心愿,你把它带到你希望带到的地方,
在你希望的弓上我瞄准我的方向,
在一阵疯狂中我释放出集束的箭簇。

在所有地方我看见你如雾的腰身,
你的静默追逐着我苦痛的钟点;
在你透明的石头手臂上,
我的吻下锚,我潮湿的欲望筑巢。

啊,你神秘的嗓音让爱鸣唱
也让这充满回声的将死的夜更加幽暗!
因此在时间的深渊里我看见,在田野之上,
麦穗的耳朵也在风的嘴巴里一起回响。


第4首 充满风暴的清晨

充满了风暴的清晨
在夏日的心中。

云朵漂移着,像说再会的白手帕,
风,也行走着,用双手把它们挥动。

无数颗风的心
跳荡在我们沉默的爱的上方。

神圣的管弦回响在林间,
就像充满了战争和欢歌的语言。

急促猛烈的风卷走了枯叶,
并让鸟儿颤栗的箭偏移。

在没有泡沫的水流中,在没有重量的物质
和倾斜的火苗中,风翻卷着她。

她的无数个吻破碎了,沉没了,
在向着夏日狂风的门板撞击。


第5首 因此你会听到

因此你会听到我
——我的话语
有时会变得纤细
就像海鸥在沙滩上留下的痕迹。

项链,沉醉的铃铛
你的双手光洁如同葡萄。

我看见我的言语在一条长路上离去。
它们不像是我的,却更像是你的。
就像常春藤,它们爬上我苍老的病痛。

它在那潮湿的墙上攀援着同样的路,
这个残酷的游戏都是由你引起。
它们在我幽暗的泥潭里逃离。
你把一切充满,你充满了一切。

在你之前,它们本把属于你的孤独充满,
它们比你更习惯于我的忧伤。
现在,我希望它们去说那些我想对你说的,
好让你听见那些就像我盼望你能听到的。

苦闷的风还像从前把它们拉扯。
有时梦的飓风还把它们敲打。
在我痛楚的嗓音里你能听到别的声音。

古老嘴巴的哀伤,古老祈愿的血,
爱我吧,友伴。不要抛弃我,跟随我。
跟随我,朋友,在这悲伤的浪潮中。

可是我的语言已经被你的爱浸染,
你拥有一切,你拥有一切。

我要把它们变成一条无尽的项链,
为了你白色的如葡萄般光洁的双手。


第6首 我记得你,当你

我记得你,当你在去年秋天时,
你戴着灰色的贝雷帽,心神宁静。
晚霞的火苗在你的眼中燃烧,
树叶在你心灵的水面上飘落。

我抱紧的双臂像藤蔓在攀援,
树叶吸取了你的声音,那么缓慢而平稳。
敬慕的火焰在我的渴求里点燃,
蓝色风信子的甜蜜缠绕着我的灵魂。

我感觉你的眼睛恍惚,秋天在远去,
灰色贝雷帽,鸟鸣,心灵的房子,
向着我的渴望迁徙的地方,
我的吻落下,快乐如同灰烬。

远帆和天空,田野与山顶,
你的记忆就是霞光,烟雾和静谧的池塘!
在你眼睛深处,再远些,夜色在闪烁,
秋日干枯的落叶在你的灵魂中旋舞。


第7首 倚靠在黄昏里

倚靠在黄昏里,我向着你大海的眼睛
抛掷出我忧伤的网。

在那最闪亮的地方,我的孤独伸展着火焰,
它的手臂旋转着就像有人在向你呼救。

穿越你茫然的双眼我发出红色的信号,
它移动着就像靠近一座灯塔的海面。

你继续着你的黑暗,我遥远的女人,
在你的凝视里是恐惧显现的海岸。

倚靠在黄昏里,我向着拍打着你海水般眼睛的大海
投掷出我忧伤的网。

夜晚的鸟儿在啄食最早出现的星星,
当我爱你时它们就像我的灵魂在闪耀。

暗夜在它马匹的阴影上飞驰,
并在大地上撒播着蓝色的缨络。


第8首 白色的蜜蜂

白色的蜜蜂,你在我的灵魂中嗡唱着,喝醉了蜜汁,
你飞动的翼翅盘旋在缓慢的烟中。

我是个绝望的人,话语没有回音,
丢失了一切,还拥有着一切。

最后的缆绳,我最终的渴望维系于你的转动,
在我荒凉的土地上你是最后一朵玫瑰。

你,沉默的人啊!
闭上你深沉的眼帘。那是扑动着的夜晚。
啊你的身体,赤裸如同惊惧的雕像。

你有着深沉的眼眸,在那里夜色在震颤。
冰冷的花朵的手臂,玫瑰的双唇。

你的乳房就像白色的蜗牛。
一只黑色的蝴蝶飞来沉睡在你的腹间。

你,沉默的人啊!

这是你离开后的孤寂。
雨下着,海鸥在狂风的击打中迷失。

潮湿的街道上水流光着脚行走着,
树上的叶子像得了病一样在不停悲叹。

白色的蜜蜂,即使你离去你也在我的灵魂中嗡鸣,
在纤细时光的宁静中你会重生。

你,沉默的人啊!


第9首 醉饮着渴望

醉饮着渴望和漫长的亲吻,
就像夏日,我驾驶着玫瑰的快船
驰向空洞白昼的死亡,
陷入我纯粹的大海的疯狂。

围绕着抽打着我贪婪的流水,
我在赤裸季节的腐败气息中巡航,
在灰暗而苦涩的嗓音里,
我依然用被抛弃的哀伤把自己伪装。

激情变得冷酷,我爬上我自己的波峰,
月亮,太阳,燃烧的金黄在一起闪亮。
平静地停留在幸运小岛的喉咙间,
我感觉到洁白而甜蜜的臀部的清凉。

在潮湿的夜晚,我颤栗的热吻
因电流的冲击而变得疯狂,
你的梦幻被猛烈地分开,
迷醉的玫瑰在我的身上绽放。

逆流而上,在那更远些的浪花中央,
你和我并排的身体柔顺在我的臂弯中,
就像一条鱼永远萦绕在我的灵魂里,
忽快忽慢,在蓝天下感受着力量。


第10首 我们已经失掉

甚至这个黄昏我们也已经失掉。
蓝色的夜降临到这个世界上时,
没有谁看到我们手拉着手。

从我的窗户,我曾经看见
远方山顶上的落日庆典。

有时一片太阳
像一枚硬币在我的手掌间燃烧。

我记起你,在我的灵魂里,
在你所了解的我被握紧的忧伤里。

那时你在哪儿?
那儿还有什么人?
在说些什么?
为什么所有的爱会突然来到我身边,
当我痛苦,当我感觉到你远远离开时?

就像黄昏时经常发生的,书本掉落,
我的披肩也像受伤的小狗蜷卧在我脚边。

总是,你总是穿越黑夜变得更加模糊,

朝着暮色抹去雕像的方向。


标签:外国诗人  外国诗选  智利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2-2017 情诗网 Qingshi.Net